戒意淫,最直接的淫念对治方法是什么呢?是观照念头法,也叫观心法门。用十六个字概括:“知幻即离,不做方便;离幻即觉,亦无渐次。”这十六个字是观心法门的纲宗。

怎么理解呢?“知幻即离”当发觉自己心中起了淫念,就在发觉的那一刹那,淫念自己就消失的无影无踪了。“不做方便”不用你去除淫念,不用任何方法,因为其他方法也是多加的方便。“离幻即觉”淫念跑了,心就清净了。“亦无渐次”这中间没有第一步,第二步,第三步,与淫念大战多少回合之说,直接一步到位。

“知幻即离,不做方便;离幻即觉,亦无渐次。”这十六个字即是观心法门的纲宗,实际上也是禅宗心印,用这个方法对治淫念走的是禅宗般若正观的路子。这十六字纲宗可以进一步浓缩为八个字的精华:“念起即觉,觉之即无”。

有人不知如何观心对治淫念。其实观心很简单,就是做觉照的功夫,是自、他分离法,是念起不住、念起不随。当淫念(他)一起来时,心中迅速生起觉照之念(自),以觉照之念(自)观淫念(他),形成能、所的对立,即能观之智与所观之境的对立。当主体能观之智——觉念——建立起来时,客体所观之境——淫念——就涣然冰释了。淫念是没有根本的,有来有去,具有生灭性,是幻化的妄念,相对来说是宾客,自己的觉念是主人。当淫念起来时不可以让淫念这个“宾”做主,而应该让觉念这个“主”做主。戒意淫的过程就是主做主的过程,实际就是从感性(喜欢淫念)到理性(舍弃淫念)的回归。之所以会戒淫失败,是因为淫念一起,我们没有及时生起觉念,或是即便生起觉念却无法把持住觉念!心念住在淫念上,随着淫念跑,让宾作主,自他合一,导致戒淫失败,淫习爆发。

观心的两重境界

“理则顿悟,事须渐修”。理上我们可以很快明白,观心的实际功夫要在实践中实实在在的磨练。最初运用观照念头法观心时,要做出一定的意志努力有意识地、刻意地去观心中的那个淫念,甚至要强迫自己去观照。因为淫念对我们太有吸引了,太符合自己内心的需要了,很容易被淫念吸走,所以开始观心会感到有些吃力,同时会有痛苦的感觉。为什么痛苦?因为我们要强迫自己不玩弄内心很喜欢的淫念。这个阶段是“勉力强观”的阶段。随着不断地做观心的功夫,渐渐地功夫纯熟时,由勉强入自然,会形成一种自觉观心的惯性,淫念一起,心中很自然地一觉,一观它,淫念就消失了。这个时候就观心不费力气了,功夫就到家了。这就到了“自然观照”的阶段,不再刻意地、强行地去观,是自然、自动地去观。这个境界就高了。“自然观照”不但更快而且更轻松。

做观心的功夫,是不是先“觉”再“观”分两步走呢?其实,觉即是观,在心中一“觉”的同时就已经在“观”淫念了。

“自然观照”的功夫是确有其事的。我曾有一次非常成功的戒淫体验,有一次我在家中闲坐,内心忽然起了一淫念,就在淫念将起未起的瞬间,我竟然自动以迅雷之势将其“啪”的一下就打下去了,速度快到我来不及去体会那一淫念具体是什么。我是如何将第一个淫念迅速斩断地呢?就是无意识的运用了“自然观照”的功夫。当时我根本没有刻意观心的意识,完全是自发地、自动地迅速生起了觉念,觉念生起的同时淫念就被立刻打下去了。在那一刹那,我很清楚地体验到了念头闪电般的起和落。我误打误撞地体验了“自然观照”的境界,完全是瞎猫碰到死耗子,毕竟不是真实功夫。目前我依然是处在“勉力强观”的初级阶段。

禅宗心印与痛苦翻身

“知幻即离,不做方便;离幻即觉,亦无渐次。”这十六字纲宗再进一步浓缩,只有四个字——“知幻即离”。剩下的“不做方便;离幻即觉,亦无渐次”十二个字统统是在给“知幻即离”做注解。

在戒意淫的实践中,我确实感觉到“知幻即离”是最直接的淫念对治法,并非理论说教。在有些时候,当我心中起了淫念,一开始也没有马上觉察到,等起了好几个淫念后,我才忽然起了一念觉:“呀,我怎么起了淫念?”就在“呀,我怎么起了淫念?”这一觉念生起来的那一刹那,淫念当下自动就消失了、就顿断了,根本不必再去除淫念。当然有时虽然生起了觉照的念头,可是由于淫念过于强大,虽“知幻”却不得“即刻离”。我不得不如临大敌般双拳紧握、紧咬牙关、全身用力配合内心强烈的正念:断!断!断!强大的淫念才能当下断除。

实践中我发现,“知幻即离”并不简单。这背后还有一个问题,就是有时候淫念虽然在觉念升起的那一瞬间时会离开,但是由于我们内心的淫欲习气所致,淫念还会反扑回来,也就是说“知幻不一定即离”。解决的办法就是,在觉念升起的时候,牢牢把握住这一现前觉念,这是做到淫念起而不住、淫念起而不随,做到“知幻即离”的诀窍。那么,如何做到“牢牢把握住这一现前觉念”?这就要看我们的戒淫意愿,也就是戒淫决心是不是很坚定,能否做到如临大敌:“守心如守城,对境如临阵”!

很多人戒意淫失败的原因,无非是做不到“念起不随”。淫念一起,自己的心住在淫念上,跟着淫念跑。要成功戒意淫就必须将心从淫念转到正念上,一般的说法是转换念头,不过有个更加生动、具体的说法是——翻身!把自己的“身”从淫念上翻过来,翻到正念上。戒意淫,归根到底就是一个“翻身”的过程。“身”翻过来了就成功,翻不过来就失败,没有第三条路可走。可是说起来容易,真正在戒意淫的时候,“翻身”就不那么容易做到了。个中原因可用诺贝尔经济学获得者诺思提出的“路径依赖”原理加以解释:“人,一旦进入某一路径,无论是好是坏,就可能对这种路径产生依赖。”当淫念一起,如果选择了淫念,那就一路胡思乱想下去了,就会对这种路径产生了惯性依赖,心里不愿意轻易变革——翻身!更何况意淫是多么符合我们无始劫以来形成的淫欲习气,简直太符合内心的需要了。想“翻身”不容易!

“翻身”的过程就是一个天理与人欲的斗争过程,是一个非常痛苦的过程。感性上渴望意淫,理性上却要断意淫,这就是庄子所说的“心兵”。虽不见真实的刀光剑影,可刀光剑影在内心已经刹那、刹那间交战了无数回合了。

自己的觉念是主人,淫念是客人。戒意淫就是做的了淫念的主,而不是被淫念做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