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清朝嘉善学庠有一学生姓支,参加乡试回家,告诉朋友顾某说:‘我神魂恍惚,好像被阴邪作祟,希望能请和尚来为我忏除以往的罪孽。’顾某便去请和尚前来探视。支生突然发狂,已完全不同人的声音说出:‘我含怨三世,到今天才能报复他。’和尚问有何仇恨?该冤魂借著支生的口说:‘我前世是他的属将,他是主将姓姚,因窥知我的妻子年轻貌美,企图夺占我妻,便派我出兵征敌,将我陷于死地。我妻因而自刎而死,全家骨肉离散。他后来为国死于忠义,我无法报仇。再世时,他又当高僧,我又报仇不得。第三世时,他当宰相,因有政绩,福禄保护著他,我仍然无法报仇。到了今生,他原本注定有功名,但最近犯了邪淫罪业,功名文昌削去,我才总算得手,可以报仇。’顾某听了,代替朋友恳求说:‘请你放过他吧!怨家易解不易结。’该冤魂说:‘我愤恨难消,绝不放过他。’支生竟因此全身颠踣摇摆而死去。——图染人妻,陷人于死,虽然经过三世,依然受冤魂报复,因果报应如此可怕。故世间众生,千万不可造恶因,尤其淫、杀二业是罪中之重,故万万不可犯淫业,不可造杀业。以免果报临身时,后悔莫及。

 

◎贵州省某生,每次参加官试都落第。因此乞求张真人,为他查天榜,真人伏桌代查,神明批示说:‘此人原有功名,但因盗淫婶亲,故功名被除去。’某生辩说并无此事。结果神又批示说:‘随无实际行为,但又盗淫之心。’某生十分悔恨,因他在年轻时,见婶婶貌美,确实曾动过邪淫的心念。——淫念生起,随无事迹,但功名已失。上天察看人心,有如电光分明。世人不可不慎,恶事莫造、恶念莫生。

 

◎严武年轻时与一军官是邻居,见到他女儿美丽,千方百计引诱,终于两人一起私奔逃走。军官告到朝廷,朝廷便下令追捕。严武畏罪,杀死该女,企图灭迹。后来严逃往四川省居住,忽然得病,见到该女冤魂前来索命,女魂说:‘我和你一起私奔,虽然失德,但也并没有辜负你,却被你杀害,你真是残忍,我已经告到上帝,准许我明天复仇。’第二天清晨,严武果然死去。

 

◎江宁差役刘某,告诉一位被收押的监禁的犯人,他的罪必须缴纳十余金才能释放,刘某又见该犯人的妻子有姿色,想加以奸淫,女因念及丈夫的性命安危,勉强从命。并且将卖女儿所得的二十金都交给刘某,做为赎罪的费用。谁知刘某竟将二十金私自花用,并没有代为缴纳官府。过了几天,妇见丈夫仍然被押,没释放,托族人打听消息,才知赎金被差役刘谋私吞。妇将情形告知丈夫,丈夫伤痛而死。过了十天,差役刘某寒热交攻,自言自语的说:‘某人在东狱告我,马上要审判。’接著跪地哀号,自说该死,并说因为自己惯于说慌欺人诈人,舌头将受地狱铁钩钩刑,一会儿,刘某将自己的舌头伸出数寸,用牙齿一咬粉碎,血肉淋漓而死。

 

◎宿松杨某,在学庠中很受器重。杨某私下供奉关圣帝君十分诚敬。有一夜梦见关帝赐予方印,因此自信当年科靠必可考取。不料杨某后来竟在楼下奸淫了一良家妇女。考试结束回家,又梦见关帝向他索回方印,杨某问帝君:‘印已赐我了,为何还要索回?’关帝说:‘不止要索回印,而且兼要索你性命,你在某月某楼下所犯的淫恶,难道还能心安吗?’结果不到一个月,杨家父子都相继死去。——对神明虔奉诚敬,固然是好事。但世人万不可自以为有神佑护自己,因而骄傲作恶,否则岂非陷神明于不义?如此作恶,罪孽更重。神明只对清净存心,积善积德的人赐福。故世人倘若犯了《太上感应篇》中‘指天地以证鄙怀,引神明而鉴猥事’的行为,则是污辱神格,罪过不浅,不但得不到神明的护佑,反将因罪上加罪,而自招恶报。

 

◎明朝正德年间,有一秀才姓符,死后托梦给儿子说:‘我因生前犯了邪淫,明天将投胎到南城谢五郎家做狗,希望你能做善事,为我忏悔罪业。’刚说完,就有一鬼用白皮蒙住符秀才的头,悲啼而去。秀才的儿子惊醒后,第二天便往谢五郎家,果然谢家母狗生了一只小白狗,便将它买回来,而且广行善事为白狗忏悔,经五六年后,狗突然绝食而死。又经过一个月,符家丫环突然像中邪一般,大声说话,有如秀才,并把家人全部召来说:‘我因十八岁时,经过兄嫂房间,嫂嫂指环落地,叫我捡起,我因此动了淫念,后来彼此谈笑风生,几乎破了节义。嫂嫂竟病死,我也觉得神思昏乱,第二年即死,被鬼卒押到谢家投胎做狗。现因你为我行善有功,罪业得消,我今将往山东赵医师家做第五个儿子,行前回此,附丫环身话别。’说完,丫环跌到在地上,清醒过来。

 

◎云间人吕某,是世家子弟,平时纵情淫欲,就连一家大小女婢丫环也都好淫成病。后来子女几乎都病死。家庭又因诉讼破败,屡次遭受官刑。吕某到了中年因穷困潦倒,寒不得衣,饥饿无食,房屋破漏,病重没人看视。死时也没有棺材覆身,遍体长满蛆虫,十分凄惨。看到的人无不摇头叹息。

 

◎清朝康熙年间的癸酉科进士考试,有一考生接了考卷,忽然见到鬼魂,跟著自己进入考场号房该生整夜惊慌哭泣,全考场的所有考生,也都为之不安。到了考试的第二晚,鬼魂附前掐住该考生的颈子,该生大声呼叫救命,并又大声自言自语地说:‘某年我到湖北省,喜欢一女子,骗他还没结婚,可以娶她为妻。该女因而献身给我,又送我金银。等带她回家后,家中原配妻子不肯容纳,该女竟因此死去。现在他来讨命,我不能活了。’说完后,又不断乞求饶命,过了一会儿,就没声音动静了。邻号的考生呼叫看守考场的军兵探视,见到该生的脖子,被自己考试用的毛笔上的红绳缠绕而死。——南陵丹桂籍批示说,这是私害了一女子的报应,必使他进入考场而死,又必使他自言自语说出原故而死,又必使自己的丑事被全考场的所有考生知道而死。可见上天显示邪淫的报应,是十分痛切警惕的,深望世人绝不可犯下淫恶,害人又害己。

 

◎明朝荆溪地方,有一富一贫两人是朋友,贫人的妻子貌美,富人企图夺占,设计向贫友说,有某处可让他们夫妻投靠生活。富人准备了舟船,带著贫人夫妻出门,船行到靠山边时,富人叫贫人的妻子守船,诈称要先于贫人一起上山拜访投靠处,结果竟把贫友引到树林深处,拿出斧头将贫友砍死。然后假装哭泣下山,向贫妻说老虎咬死了她丈夫,带贫妻上山寻尸。到了山林时,竟强抱贫妻,企图奸淫。贫妻抗拒不从,突然出现了一只老虎,将富人咬走。贫妻惊慌走避,以为丈夫一定死于虎口,十分悲恨。突然见一人哭泣而来,竟是被富人砍死却活转过来的丈夫,两夫妻各自诉说遭遇,转悲为喜的回家。

 

◎余杭有一姓张的商贩,到金陵做生意,客居旅店。有一妇自称是邻居,与张通奸相好。过了多日,张暗访邻舍,并无此妇,疑心责问,该妇说:‘没错,我是一个有事情想拜托你的鬼魂。有一位叫杨枢的,不是你的同乡余杭人吗?’张说是,妇咬牙切齿的说:‘他是一个负心无意的人。我本是娼妇,与杨枢相爱,两人誓盟生死结为夫妻,我并交给他所有的积蓄。后来他告别,竟不来娶我,且另娶别人,我因此含恨而死。这间旅店便是我从前所住过的旧宅,我盼望能随你到余杭,察看杨枢的新妇究竟是有多好?’张姓商人答应了,带她同往,到了余杭后,鬼妇便向张辞别,自己前往杨枢的家。正巧杨枢生日,做寿请客,在寿宴上,杨枢暴死,所娶的妻子也重病几乎死去。张姓商人听到这个消息,大为惊讶。

 

◎张安国,文才颇好,却轻视道德、行为不检。曾奸淫了一邻家女子,导致该女死于非命。后来张去应考,主试官对他的文章非常赞赏,想取做榜首,突然听到半空中传来叱责的声音说:‘那有淫人害人的人,可以做榜首的。’主考官听了倒在地上昏迷,等醒来时,看到所放的张安国的文卷,已经撕裂得粉粹了。放榜后,主考官特别召见张,告诉他没被录取的原故,张安国因此惭愧而死。

 

◎明朝晋江人许兆馨,是中举的举人,有一日路过尼寺,喜欢上一位年轻的尼姑,便依靠权势,强行奸淫.第二天,许兆馨竟忽然咬断了自己的舌头而死去。

 

◎滁阳县人王勤政,和邻妇通奸,彼此并约好准备私奔,不料该妇竟因此杀害了丈夫,王听了十分惊骇,立刻独自逃跑,逃到七十里外的江山县,以为灭祸可以脱身了,感到饥饿,便进入饭店准备用饭。谁知店主竟为他准备了两人用的饭菜,王向店主说:‘我一人而已,为何准备两份的食物?’店主说:‘难道这位随你一起来,在你身边的披发男子不是人吗?’王大惊,知道是怨鬼随身,因此便到官府自首。王与邻妇两人同时受死伏法。

 

◎铅山地方有某人,见邻家妇美,挑逗不成,便趁著邻妇的丈夫生病卧床且天打雷雨的昏暗之时,穿著配制的两翼花衣,跳进邻家,手持铁锤击杀了邻妇的丈夫,然后再跳出,让人都误以为邻妇丈夫是被雷打死。后来便叫媒人往求娶妇,妇因贫困,只好答应改嫁,两夫妻感情不错。有一天,妇整理衣箱,发现了两翼花衣,觉得制作怪异,丈夫便得意地自己以往船花衣假冒雷神,击杀她前夫的事,妇假装一起说笑,等她丈夫出门后,妇便抱著两翼花衣,前往官府控自己前夫被杀的实情。官府捕押凶犯,判处绞刑死罪。在绞刑当天,天雷大震,头被震落,肢体裂而死。为了夺取人妻,假冒雷神杀人,虽然计谋得逞一时,终究天理昭彰,事迹败露,自己反而真的遭雷震杀,身首异处。可见造下什么样的恶因,必然就会得什么样的恶果。因果报应,世人不能不信。