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微州人程孝廉,家住溪边,溪上木桥很窄。有一女子过桥探亲,掉落溪中,程叫人将她救起,并叫妻子为该女烘干湿衣。当时天色已晚,女无法回家碍。程便命妻子陪该女过夜,第二天,送该女回家。该女已经订婚,婚约男方的舅姑们,都认为媳妇还没过门,就住陌生人家中,恐怕已经不是处女,令媒婆退婚。程孝廉得知,亲往对方家中,力说详细经过,保证该女清白。因此,双方才完成婚姻。不到一年,丈夫早逝,该女守寡,独自养育幼子,并教孩子读书,在教子读书的灯下,时常流泪向儿子说:‘你如果成名,不要忘记程孝廉的恩德啊!’儿子年少便考中举人,后来到京城参加朝廷会考。考试时,每写成一文,就拍桌朗诵,感觉满意,突然却放生大哭。刚好程孝廉在他隔壁号场(古时朝廷会考,考场内以黑布幔隔成许多小间,每小间放一桌一煤灯及考试卷,让各考生肚子在所隔成的小间内考试),程问少年为何哭泣,少年说:‘写了七篇好文章,卷纸却被灯火烧到,一定落榜,因此哭泣。’程说:‘好文章却不能用,实在可惜,如果能赐我而考中,一定报答。’少年将文章赐程,果然程考中进士。放榜后,少年到程的寓所求报答,并问程:‘你做了什么阴德事,而以我的文章成名。‘在少年再三请问下,程孝廉才说出从前曾经救了一位落溪女子的事,少年听了,立刻俯地下拜说:’那名女子正是我的母亲,您救了我母亲的命,又保全了她的节操名誉,甚至促成她得以完婚,布被抛弃。您是我母亲的大恩人,我怎么敢向您要求报答呢?’少年哭泣著把母亲常在灯下叮咛的话,告诉程,并且以师礼来恭敬程孝廉。后来两家世代结为姻亲。

 

◎林增志,温州人,虔诚奉佛,并且持戒,又一天梦见观看天榜,自己的名字排在第十,名下写著「不杀不淫之报’六字。后来林参加朝廷考试,果然考中第十名。

 

◎何澄,医术有名,有人久病不愈,邀请何澄诊治,病人的妻子告诉澄,家里为了丈夫生病,贵重物品都典当将尽,愿以奉献身色做为药钱。何澄端正地说:‘请你安心,我可以免费为你丈夫治病,但是请你不要污辱了我,也污辱了你自己。’病人妻子惭愧感谢而退。当天晚上,何澄梦见了一位主神说:‘你行医有术,且不趁人急难时,淫乱别人的妇女,奉上帝旨意,赐你以官位,赏钱五万。’后来没多久,朝廷中皇后生病,诏请何澄进宫诊治,结果一服而愈,朝廷便赐给何澄官位钱财,和梦见的完全一样。

 

◎明朝谢文正公(谢迁),年轻时曾在毗陵某家教书,主人的女儿,乘父母外出时,企图投怀谢迁私奔,谢谕示她说:‘女人尚未出嫁就失身,不但是自己终身之辱,也将害得父母亲族失去颜面。’谢迁严厉的拒绝该女,并于第二天辞馆离去。后来谢迁考中状元,做了宰相,儿子谢丕也考中进士,做了侍郎官。

 

◎镇江有一靳翁,五十多岁仍然无子,邻居有女美貌,靳翁的妻子私底下卖首饰,得款将邻女买来,准备给丈夫做妾。夜间,翁妻向丈夫说:‘我年纪已老,又没有生育,我将这位邻居女儿买来,说不定能为靳家传了延嗣。’靳翁听了低头脸红,妻子未免丈夫害羞,便出房并想把门反锁,但靳翁也立刻推门而出,告诉妻子说:‘你虽然为我买妾,盼我靳家有后,用意良好,但这位邻女在孩童时,我时常抱她,我希望她能嫁个好丈夫,得到幸福。我老而多病,绝不能污辱她,害了她的一生。’因此,就把买来的邻女送回去。靳翁这一仁德善念,顾全邻女的幸福,不贪美色。此一善行,感动了上天,第二年,靳翁的妻子竟然怀孕,生了文僖公,十七岁就考中解元,,十八岁又考中进士,后来做了很有贤德的宰相。靳翁原本老来无子,但居心仁德,不因求子而伤德伤人,终能感动上苍赐子,反观世间有许多人所求不得,便千方百计向外求,非但求不到,却因此常犯下了许多许多过失,若能反躬自省,厚德行善,则终将改造命运,得福得愿啊。

 

◎松江有位姓曹的学生,去参加考试,借住民宅,夜里,有妇女突然来投怀,曹生大惊出门,令找别家借宿,走到中途,突然看见景象大变,有灯火喝道,曹生随著进入古庙中,庙内高喊击鼓升堂,曹生不敢正视,拜伏在庙前,听到殿上唱新科榜名,唱到第六名时,吏神禀报主神说:‘某人原应考中第六名,但最近犯了过失,因此被上帝削去功名,应由谁来递补?’主神说:‘松江曹生,不淫民妇,正气可嘉,就由他递补。’曹生听了又惊又喜,考试后放榜,自己真的考中第六名。