剑桥大学最新研究:被色情电影改造的人类神经!

剑桥大学研究者通过分析色情网站成瘾者的脑部扫描图得出结论,观看成人内容可以影响人类脑灰质,可能导致“性趣大变”。

研究表明,性瘾者与毒瘾者的大脑“奖赏中心”会发生同样的变化。

剑桥大学神经精神病学家瓦莱丽伍恩博士近期提出,那些承认对色情成瘾(并因此失去伴侣)的男性与吸毒成瘾的“瘾君子”们一样,他们大脑的同一部位——“奖赏中心”——都发生了变化。脑部发生的这种变化能够帮助我们厘清一些关于色情的悖论。

上世纪90年代中期,精神病学家注意到下列现象:成年男性的“性福生活”遭遇挫折后,可能对互联网上的色情内容感到好奇。虽然他们对大多数色情网站不感兴趣,但一旦受到吸引,便可能对色情内容产生渴望,并陷入欲壑难填的境地。

所谓色情悖论,即对色情成瘾的男性虽然渴望色情,但他们并不喜欢色情内容。这种渴望甚至可以强烈到当他们看见电脑,就感到性冲动的地步。据此类病人承认,他们认为现实生活中的伴侣缺乏吸引力,对正常的性生活提不起兴趣。色情内容使他们从中获取了新的“性趣”。

我们通常认为人们对色情成瘾的问题仅仅是“数量问题”,即“要得太多”,应该“减少次数”。但实际上,对色情内容成瘾带来了“性质问题”:改变“性趣”。

直到不久以前,科学家们还认为大脑是固定不变的,大脑回路在我们的幼年就基本发育完全。如今,我们已了解到,大脑的“神经可塑性”决定了大脑不但可以改变,而且可以通过改变自身结构来回应重复性的心理体验。

推动大脑发生可塑性改变的主要动因来自大脑的“奖赏中心”。平时当我们达成目标时,“奖赏中心”就会被激活,分泌出化学物质多巴胺,使我们感到成功的兴奋,并强化代表“成功”的神经元之间的联系。在人类经历性兴奋和新奇体验时,也会分泌多巴胺,所以当色情内容中不断出现的“新性伴侣”时,“奖赏中心”也不断受到刺激。随着这种印象不断加深,当事人的性趣也会随之发生改变。

扭曲作用往往会改变人的性取向

许多色情内容能够在我们未取得任何成功时,就直接促使多巴胺的分泌,对多巴胺奖赏系统造成损害。换言之,在观看色情内容时,我们无需求爱便能收获“性行为”。脑部扫描证明了色情内容能够使“奖赏中心”产生扭曲作用。

一旦“奖赏中心”发生扭曲,病人将难以抑制地寻求能够刺激多巴胺分泌的活动或地点。正如毒品瘾君子路过第一次吸毒的场所会感到兴奋一样,性瘾者看到电脑便会产生冲动。他们明知负面后果也难以抑制渴望,这就是为什么这些病人对色情内容既渴望又反感。更糟糕的是,受损的多巴胺分泌系统会导致病人对性兴奋产生一定“免疫”效果,需要更多刺激才能满足冲动、缓解渴望。这种“免疫力”驱使病人追求更大程度的刺激,导致他们的性癖好逐渐极端化。

国外色情业最明显的变化是逐渐走向暴力和凌虐。由于性瘾者对性兴奋免疫程度提高,普通内容难以满足他们的渴望,只有在暴力的刺激下这些病人才能获取兴奋感。除了变态性行为以外,色情网站常把具有“俄狄普斯情结”(恋母和弑父)的内容作为其特色。这些内容无一不反映出,色情业善于玩弄肮脏的小把戏——利用“成人网站”的“童稚”本质:通过操纵人类的性欲、性暴力和童稚期的情结,获得权力和力量。色情内容不是造成这些情结的原因,但却能够通过“绑定”奖赏系统不断强化它们。

在人类的天性中,性欲或许是最具可塑性的,它似乎已经超脱出生殖这个原始的进化目标。尽管部分生物学者仍天真地认为人类的性审美是固化的,所有人都同样受到健康、对称、“适合生育”的异性的吸引,但事实很清楚:人类的性趣大不相同。

性审美随着时代的改变而改变,用今天的目光来看,欧洲文艺复兴时期鲁本斯笔下描绘的女神无疑过于肥胖臃肿。性审美也因人而异:不同的人认知到的浪漫“类型”不同。这些类型往往固化成为某些刻板的形象:不羁型、艺术型、坏男孩型、高大沉默型、贞烈淑女型等等。通过研究个案中的个人经历我们发现,这些类型与性欲可塑性有关:对“有妇之夫”存有幻想的女性,往往在幼年时便失去了父爱;受到“冰山美人”吸引的男性,往往有一个严苛疏远的母亲。每个人感受到的吸引各不相同。作为一个极端的例子,恋物癖直接挑战生殖固化性欲理论,对于恋物癖者来说,一双鞋的魅力甚至可能比鞋的主人还大。

青少年的大脑尤其具有可塑性。接触到色情内容将给他们的性审美扭曲打下基础。比班基德龙的电影《在现实生活中》深刻反映了互联网对青少年造成的影响。影片中一名15岁的少年以极大的诚实和勇气,叙述了千千万万青春期男孩的真实生活。他展示了那些令他和朋友们感到兴奋的色情图像,并向镜头讲述了色情如何重塑他们现实生活中的性行为。他坦承:“你想在(现实生活中的)女孩身上试试你从网上看来的东西……你想让她和网上(的色情明星)一模一样……我感谢那些建立(色情)网站的人弄出这些免费的东西,但从某种意义上这些东西也完全毁掉了(我对)爱情的感知。这让我很痛苦,因为现在我和女孩建立正常的感情太难了。”

这些男孩们的性审美和对浪漫的期待被撕裂开来。色情内容使他们期待现实生活中的女孩会扮演那些“下载”到他们脑海中的角色。这些男孩本想利用色情内容舒缓紧张情绪,为现实中的性行为“做功课”,最后却成了色情的俘虏。

去打赏

您的支持将鼓励我们继续前行!

[微信] 扫描二维码打赏

[支付宝] 扫描二维码打赏

正在跳转到PayPal...