火神派的医术我在念硕士的时候研究过,我自己吃附子最多到二百多克一次的量,体验过附子的功效。郑钦安、祝味菊、吴佩衡、范中林、卢崇汉、李可、王正龙、三七生等各位老师的书也拜读过,有的老师还当面见过。火神派用对了很好,能起死回生,我自己也非常喜欢用大剂量附子类的中药,针对重病往往效果很好!

实际上,这在古代王好古《阴证例略》里面就讲得很清楚了,后世医家张景岳、赵献可、薛生白、陈修园乃至于清代的黄元御,都是个中高手。

对于真火神我是恭敬的,现在有很多假火神,一出手就是100多克附子,而且医嘱也没有交代好,病人回家犯邪淫丧真精、熬夜耗元气……比比皆是,造成面目浮肿、急性心脏病、毒性发作、头发变白、舌苔红瘦屡见不鲜,甚至有的送到急诊抢救,说都是吃大剂量附子造成的,给火神派抹黑!!!我就不在这里点名了。

火神派的东西只要仔细研读,你就会发现里面的东西与经典临床联系密切,而且自古有之,并不是什么新的派别,郑钦安的东西没有一点偏颇,完全立得住,只不过强调一下阴阳,不但善于扶阳,也善于滋阴清热。

我曾经就用扶阳的思路救了好一例濒临死亡的病人和几个顽固性的疾病,但前提是辨证准确!!!

附子的应用一定要谨慎,一般来讲,医生在进药的时候都要尝药,以判断该药的药力如何,确定使用剂量,尤其是附子这一类的药。我在看病的时候用到大剂量附子,首先就是自己先尝一下,考量一下药力,否则用起来不踏实。

如果不这样的话,就会造成诸多麻烦,比如网上的某某先生、某学校的某某教授之所以出了种种医疗纠纷问题,这可能与可能与附子的产地、炮制方法、煎煮方法……都有关系,因此要谨慎谨慎,尤其是作为医生。