老戒友談:你為什麼戒不掉(一)

作者:大徹大悟

大家好!我是一個戒色吧出身的老戒友,想發貼跟大家聊聊我戒色的經驗。2016年初時我在戒色吧開過一個老貼,名字叫【知道你為什麼戒不掉嗎】,現在應該已經找不到了,所以想來求索網重新開貼與大家交流。

我對飛翔老師在戒為良藥裏面寫到過的一句話印象很深,就是希望很多對戒色認識不深的人盡量少發貼、多學習,不然會有可能用自己的錯誤觀念誤導了大眾。因這句話,我猶豫了很久要不要把我這麼多年破戒總結的經驗說出來,不過近日轉念一想,如果我說的話有錯處,所造罪業在我自身,而如果我說的話有對的地方,獲益卻在大家身上,故而我重拾勇氣、不揣冒昧地前來開貼分享。如果我接下來分享的內容有偏頗之處,萬望大家直言批評指正,使我罪業稍減一二。善哉善哉!

先再重新介紹一下我自己的狀況,本人26歲,14歲時一次無師自通學會自瀆,又受書本上無害論蠱惑,進而踏上這條歧途。20歲時因結緣戒色吧,開始學習戒色。雖然時有破戒,但是的確積累了非常多的經驗,戒色也越來越穩定,因而想在此談談我心中不吐不快的幾個問題。

我將在之後的回貼中談及以下幾個問題:

  1. 再談「手淫無害論」與「反中醫」
  2. 傷精癥狀的出現規律
  3. 終極回答「你為什麼戒不掉」(對《戒為良藥》中所長久忽視的一些關鍵內容進行補充)

另請注意:本人不是學醫出身,無行醫資格,我在文章中所談及的癥狀以及對於醫學的觀點,皆是由我個人作為傷精患者對生活的觀察,體會,總結而得,僅作為網絡上的一般性討論,不具有醫學參考價值。

第一部分:再談「手淫無害論」與「反中醫」(上)

在這最開始的第一部分,我想再談談「手淫無害論」。戒為良藥第38季和55季中,其實已經對手淫無害論的各種經典詭辯術、過時的性學觀念進行了深入地揭露和批判。但我要在此文中對「手淫無害論」做一個非常重要的補充(是我個人觀點),即「歐美人種/非洲人種手淫『無害』論」。

首先做一個解釋:我說的「無害」,並不是指可以「放一百個心」的完全無害,而是指對這兩類人種的大部分人而言,未發現(請注意!「未發現」絕不等於「不存在」!)手淫或者頻繁的性行為可以導致某種明顯的生理疾病。再請注意:有可能存在手淫導致的沒有明顯癥狀或者很難被醫學手段檢查出的疾病。另外,手淫導致的心理疾病是有很多報道的。

我得出歐美人種和非洲人種手淫「無害」(加引號的無害)這個觀點,源於以下多個因素:

1.我在北美生活多年,曾用手淫問題詢問過一名我個人認為很負責的白人醫生,他非常有信心地說「手淫無害,並且有益,可以幫助你清空前列腺,防止前列腺炎」。此言論讓我感到非常震驚!

2.我身邊接觸過來自各個國家的朋友都有,我與他們探討過手淫問題,也提到了《手淫受害者10000例》。他們都不認為,也從未聽說過,手淫或者性行為可以導致疾病。

3.中國最著名的網絡戒色群體有戒色吧和戒色論壇,而英語世界裏最著名的反對網絡色情的群體是「NoFap」和「YBOP (Your Brain On Porn)」。相比於戒色吧中眾多戒友血淚控訴手淫導致早泄陽痿乃至各種疾病纏身(詳見飛翔老師《手淫受害者10000例》),這兩個國外「戒色吧」中的「洋戒友」們所給出的戒色原因則大部分是:網絡色情浪費時間/浪費精力,網絡色情讓我滿腦子邪念/讓我不會跟女性正常交流了。這一差異使我非常驚訝!

為什麼「洋戒友」們大部分都沒有提到身體癥狀?!這是令我百思不得其解的。而把這個發現跟性學家們的所謂「性學研究」,以及醫生的「手淫有益」論放在一起,這一切反而一下子解釋通了!因為「洋戒友」們手淫確實不會導致癥狀(個人觀點),而困擾他們的,僅僅是大腦對多巴胺的上癮問題而已。因為他們極少出現身體癥狀,所以無論你做再多的醫學研究,再多的性學研究,所得出的結論,也一定還會是手淫無害!而我們的生理衛生教材,青少年讀物,卻對這些「現象」,「科學結果」毫無保留地照單全收了,絲毫沒有考慮到由於人種不同(眾生平等,不存在哪個人種優,哪個人種劣)所帶來的身體狀況差異!

我的這一觀點可能很多人會不認同,認為既然都是人,不同人種之間又不存在生殖隔離,為什麼別人的結論不可以應用在我們身上呢?我不是醫生,我從事的是化學研究,而非醫學研究,我無法用實驗證明我的觀點,但我可以用邏輯來告訴你:人種之間雖然不存在生殖隔離,但是人身上最明顯的特徵,膚色,眼睛顏色,頭髮的形狀和顏色,這都是大相徑庭的,那你憑什麼認為在不同人種身上,手淫所產生的傷精癥狀,卻應該是相同的呢?

進一步說,哪怕就算都是同一人種,都是中國人,從最明顯的外表上看,人也有高矮胖瘦之分,性格有內向外向,有擅長數學的,有擅長藝術的,有擅長做生意的,簡而言之,人與人之間是千差萬別的。又憑什麼認為手淫的傷精癥狀,在兩個人身上,就一定要相同呢?況且我們從飛翔老師收集整理的手淫受害者10000例上看,有人先天精氣很足,於是出癥狀晚,而有人先天體質比較弱,所以手淫一兩年就有可能出現很明顯的癥狀。我們拿針對其他人種所作的觀察和實驗結論,未加思考地就全盤套用在我們中國人身上,這不是遺禍千年嗎?我打個比方,這就像是在說,「強烈的太陽光不會把人晒黑,因為通過我們在非洲的觀察發現被太陽光照射過的當地人民,和未被太陽光照射過的當地人民,膚色是相同的」(表達手法,不具有真實性)。

基於以上這些現象,我個人的推測(無科學實驗可佐證)是,歐美人種與非洲人種,在「先天之根」上,或者說在「陽氣」方面,要比我們中國人充足得多,這就導致了對他們中的大多數人來講,長期手淫後並不會出現很明顯的軀體癥狀,進而西方國家所做的醫學和性學實驗也就無法發現手淫對人體的巨大傷害。同時,這種「手淫無害」的假象,催生了本世紀以來非常墮落的西方影視作品(個人主觀觀點),充斥着各種色情、濫性的元素,也影響着中國的社會風氣。而這種社會風氣向女色的迎合,伴隨着網絡和電子產品的普及,開始了對中國青少年的荼毒。

用手淫來預防前列腺炎,這本是中國某些無良男科醫院和醫生對患者的誤導,而同樣的話語竟出自西方國家正規醫院的醫生之口,這讓我開始懷疑這個觀念出現的原因。慢性前列腺炎,從中醫的角度來講,這個病又稱「勞淋」,對於我們戒友來說,這個病簡直不能再熟悉了,發病原因是長期手淫導致的腎氣虧損,再加上勃起時前列腺經常充血引發的(個人記憶,可能有不準確的地方,望指正)。而從西醫角度看的慢性前列腺炎,在維基百科的發病原因上赫然寫着「原因不明」。(而精索靜脈曲張呢?同樣是「原因不明」。)慢前這個病在西方的診所里,沒有治療方案,你感覺癥狀加重,就吃氟沙星類抗生素加上坐浴(個人看病經歷,非醫學建議),若癥狀不重,就一個字,忍!

為什麼西醫認為手淫有益於改善前列腺炎癥狀?原因就是:第一,在西方人身上,這個病的發病原因真的不明,但跟我們戒色吧里戒友們傷腎氣的這個原因不一樣,是另有原因(比如心理因素之類的),最直接的原因不是手淫。第二,手淫能使炎性物質隨精液排除(醫生對我親口所說),所以在他們看來是有益的。從這件事上可以看出,「手淫無害論」與「手淫對前列腺有益論」是「正確」的(在不考慮腎氣的條件下正確),只不過這個結論僅限於他們的人種,萬萬不能隨意地擱置在中國人身上!

第一部分:再談「手淫無害論」與「反中醫」(中)

我曾經勸導一位友人戒除手淫、子時睡眠,生陽氣,他不無輕蔑地說,什麼是陽氣啊,你見過嗎。我反問他,此時組成你的心肝脾肺腎的細胞,跟十年後你的心肝脾肺腎的細胞,有什麼區別?為什麼在你年過半百的時候,你的身體健康狀況,精神狀況,以及腦力,跟年輕時候相比都會下降呢?

反中醫者和反戒者非常喜歡玩的一個概念就是,你能看見XX嗎?你能證明XX嗎?很遺憾,很多事情並不是不能看見、不能證明,而是在現實層面上很難操作。科學研究證明一件事,需要相當高的嚴謹程度。我們來做一個場景假設:我們來用實驗的方法證明手淫對中國人有害。首先,你需要招募至少幾百名身體健康的青少年作為實驗對象,將他們分成ABCDE組。A組每天手淫1次,B組每三天手淫1次,C組每周手淫1次,D組每月手淫一次,E組不手淫,實驗周期至少2-3年以上。現在問題來了,第一,誰來出錢招募這麼多的實驗對象?第二,手淫具有高度成癮性,頻率極難受控,誰來花2-3年的時間監督ABCDE組按照設計好的手淫次數進行?第三,誰來確保他們每次手淫的時間都差不多?有人早泄,有人不早泄,你怎麼確保他們手淫時間一致?如果出現有人陽痿,實驗能否繼續?第四,手淫傷身極大,誰來解決實驗中出現的倫理道德問題?第五,就算前四條都能不計代價地解決,你又能應用什麼檢測手段來判斷實驗對象是否患上了某種疾病?像腰酸,腿軟,頭暈頭痛,雙眼無神,氣色差,耳鳴,記憶力下降,怕冷,消化不良,神經官能症,社恐,牙齒鬆動,抵抗力差這些,全都是患者的主觀感受,用醫學儀器根本無法做出檢測,你如何像量化血壓血糖一樣,用數字來表示?還有最可怕的第六條,你如何排除手淫組實驗對象自身心理因素的干擾?在論證手淫與這些疾病的關聯上,無論你怎麼做實驗,結果都是一樣,「不嚴謹」!

到這時,反中醫者和反戒人士就會出來說,既然你不能論證,那就可以說「沒有科學實驗證明手淫與氣色差有關」,「沒有科學實驗證明手淫與腰酸腰痛有關」,進而論證「中醫不過是一種有意或無意的騙局」(魯迅語)。這些反中醫者和反戒人士總是在混淆兩個概念,「實驗證明XX不存在」與「沒有實驗證明XX存在」。我打個比方,請拿一張白紙,在上面畫個小圓圈,這個小圓圈裏面,叫做「科學」,他們有充分的實驗證明某事物存在或不存在。在這個小圓圈外面,就叫做「沒有實驗證明」,是科學還未探索的地帶。這張白紙,就是我們的世界。人生在世,沒有人能夠做到,永遠待在那個小圓圈裡,相反,你大部分時間,是待在圓圈外的。而這些反中醫者和反戒人士恰恰希望你相信的,就是圓圈外的任何東西,都不存在,因為圓圈外的東西,我們現在都看不到,以現有的儀器設備,也都探索不到。

反中醫者只有兩類人,要麼是想要創收的某些醫院和某些媒體,要麼是沒得過慢性病的年輕人。我們上述所說的這些傷精癥狀,西醫往往是束手無策的。我本人長期生活在國外,我找西醫看過慢性胃炎,慢前,消化不良,還有腰痛。他們對慢性胃炎束手無策,對慢前束手無策,對消化不良的建議是:少吃脹氣食物,對腰痛的建議是:去做做理療。西醫所擅長的,是應對細菌病毒感染,應對外傷,應對急症。而這些驗血驗尿絲毫查不出的腰酸腿疼等癥狀,西醫是連發病原因都摸不清的,而這恰恰是中醫主要發揮作用的內容。魯迅先生非常反對中醫,是因為中醫所治療的這些癥狀,比如慢性的傷精癥狀,都不是致命性的疾病。而很多急重症、外傷、感染,比如魯迅先生的父親所患的肺結核,都有短時內很強的致命性,這些中醫是解決不了的,必須靠現代醫學中的抗生素和手術。總而言之,中醫和西醫所針對的,是不一樣的病症,西醫治的是傷口,是病菌,而中醫治的是你自己的身體。讓中醫來治急、重症,讓西醫來治慢症、傷精症,都是緣木求魚,南轅北轍的做法。

我們進一步來談反中醫者和反戒人士經常談到的「廢中醫、驗中藥」,「中醫理論不科學」這一觀點。首先,中醫的陰陽五行理論,確實沒有現代科學的證實,沒有準確定義何為陰陽,何為五行。但是請大家注意這其中非常重要的邏輯關係(如下圖):我們從科學的角度認識世界,是先從觀察現象開始的。先在日常生活中觀察到現象,然後再為現象尋找科學解釋,最後再用這種解釋反過來驗證現象的出現。現象才是一切科學的出發點,不是解釋!反中醫者和反戒人士非常喜歡用的套路就是,把一種解釋包裝成為「科學結論」,而後把這個「科學結論」當作導致現象出現的原因,然後去抨擊這個「科學結論」不成立,進而否定人們觀察到的現象!我舉個例子,人們觀察到長期手淫後自己癥狀纏身,從這個癥狀纏身的現象中,總結、尋找到「傷精」這一解釋。而反戒人士最喜歡的是批判「傷精」這種解釋不科學,進而否定「癥狀纏身」這一現象。請注意,你可以否定「傷精解釋」,但是你要做的是為「癥狀纏身現象」尋找到更合理的解釋,而不是哈哈一笑,徹底忽視此現象,閉口不談「這一現象是在長期手淫者身上出現的」這一事實。請千萬注意,你可以否定人們從現象中推理出的結論,但是你要做的是繼續尋找更符合科學的結論,而萬萬不可把人們都當瞎子,當聾子,直接否定他們所觀察到的,所見所聞的現象、癥狀!

老戒友談:你為什麼戒不掉(一)

中醫五行陰陽理論之所以看上去非常「不科學」,很「扯」,是因為它根本就不是一種由實驗、儀器、肉眼觀察所證實的物理規律,而是對「在不同人身上觀察到相同現象」的一種形容、表達方式。我打個比方說,晚清有一本諷刺小說叫《二十年目睹之怪現狀》,其中主人公開篇就說「我出來應世的二十年中,回頭想來,所遇見的只有三種東西:第一種是蛇蟲鼠蟻;第二種是豺狼虎豹;第三種是魑魅魍魎。」作者用「蛇蟲鼠蟻」形容的是善於鑽營的小人,用「豺狼虎豹」形容的是惡霸、欺凌良善之徒,而他最後用「魑魅魍魎」形容的是毫無道德底線的姦邪之輩。這三個詞語都是有高度概括性的表達方式,讓人一聽就知道它們形容的事物是「什麼樣子」的。而如果要我們對惡霸、欺凌良善之徒做一個科學的定義,我們能夠做出嗎?依賴現代腦科學儀器,我們可以非常有限地說出,可能他們體內某一個基因有問題,導致他們無法控制自己的暴力行為。而這離真正完備的科學解釋,還差之十萬八千里。那我們如何向別人簡潔清楚地表達某個人是凶頑之徒呢?最好的表達方式無過於說此人是「豺狼虎豹」。中醫的這些陰陽五行理論,也是在當下科學儀器不足以全面了解癥狀規律的情況下,所使用的一套語言表達系統,用來告訴人們,這種癥狀是「什麼樣子」的,其意義在把相同的癥狀進行歸類整理,貼上「標籤」,哪些癥狀是「脾虛」,哪些癥狀是「腎虛」,哪些癥狀是「痰濕」,等等。

對於陰陽五行的否定,就是在否定「標籤」,這些標籤本身就只是對於傷精癥狀的高度概括性的形容、表達的方式而已,本身就無可肯定,也無可否定。

第一部分:再談「手淫無害論」與「反中醫」(下)

首先對上文做一個補充說明,我們生活中可以觀察到的身體「現象」和「癥狀」包羅萬千,遠遠不止傷精癥狀這些。比如有人吃冷飲、西瓜就會腹瀉。照反中醫者和反戒人士的說法,患者的個人感受都不「科學」,都不算數,應該做「大樣本隨機雙盲對照實驗」。好,那我們來看看如何用這個實驗證明吃西瓜會腹瀉。首先,為了滿足「大樣本」,你需要招募一堆人來吃西瓜(我們上哪兒去找這樣一個願意自己花錢請幾百人吃西瓜的人呢?),然後為了滿足「隨機雙盲」,你需要讓實驗者分辨不出自己是在吃西瓜還是在吃安慰劑。所以你需要把西瓜切成藥片大小的塊,這樣受試者就可以不用咀嚼就服下,避免嘗到西瓜的味道。並且還需要用糖衣把西瓜包住,這樣受試者也就看不到西瓜的顏色了。一次性給每個受試者吃下兩三百個「西瓜藥片」,再給每個對照組的受試者吃下兩三百片安慰劑,接下來你就可以守在廁所門口看誰拉肚子了。試問,這樣的科學實驗,雖然能夠保證科學嚴謹性,又有誰能夠真正去開展呢?

我們接下來再來戳穿一個反中醫者和反戒人士經常使用的圈套,即,混淆「一般性建議(suggestion)」與「指導性建議(advice)」。這兩個概念,雖然在中文上都叫做建議,但是在實際意義上是完全不同的,這也就是為什麼它在英文中是兩個完全不同的單詞。我們來想像一個場景(大家看了上文就知道,我最愛用的戳穿他們的方法就是建立一個真實生活的場景去暴露他們說法的漏洞與荒誕之處),你的電腦壞了,黑屏了,你去問朋友,你的朋友說:「電腦就是個大的拼插玩具,你自己先重啟幾次看看。」重啟失敗幾次後,你去電腦城找專業人士維修,得到的回答是,「你在反覆重啟的時候主板燒掉了,現在已經完全修不了了,買台新的吧。」請問,在這個場景里,你的電腦主板損壞的責任在誰?在你的朋友嗎?

答案是不在,在你自己。因為你的朋友給你的是「一般性建議(suggestion)」。他並不是維修的專業人員,也沒有從事相關工作的學歷/證書,你也沒有用金錢或者合同僱傭他替你出主意。他對你發表的「建議」,僅僅是他作為個人的看法,只供討論和參考,並不具有正確性,也並不為此承擔法律責任。而如果你直接去電腦城找專業人員,專業人員指導你重啟電腦,在這個過程中電腦損壞,他們是要承擔電腦主板損壞的責任的。因為他們是專業人員,並且是受你金錢關係僱傭的,他們給你的建議,就叫做「指導性建議(advice)」,在他們現有的知識水平之內,這個建議存在正確性,並且他們是為自己的「維修建議」承擔法律責任的。(儘管現實情況下這個賠償責任很難追究)

老戒友談:你為什麼戒不掉(一)

回到我們的身體癥狀這個問題上來。我在北美生活的經驗是,針對你的身體健康問題,只有具備行醫資格的醫生,在充分的檢查下,才能對你的身體健康發表指導性建議。如果你隨便問一個朋友,我該不該吃某種葯,該不該選擇某種治療,就算是再好的朋友,也絕不敢在這個問題上發表他們自己的任何看法,因為他們只要話說出口,就一定要承擔相應的法律責任。(這也就是我為什麼在我的這幾篇文章中反覆強調,我沒有任何行醫資格,我所說的一切都只供討論,沒有醫學參考價值。)而在我們的生活中是怎樣的一幅場景呢?我們的手淫無害論是從路邊發放的小雜誌上看來的,是從網絡上看來的,是從一本叫做《中國人心理醫生全集》的書上看來的。而「反中醫」的言論,是從自媒體上看來的,是從微信公眾號上看來的,是從「羅輯思維」的節目里看來的。

於是乎,我們常常看到這些現象,張三本來是個廚子,反倒談起了健康;李四本來是個記者,卻在談「廢醫驗葯」;王五本來是個給男科醫院拉客的,卻在電台里當起了大夫。我想請問,小雜誌的編輯們,公眾號的寫手們,網絡節目的編導們,你們有行醫資格嗎?你們有醫學學位(無論西醫還是中醫)嗎?你們在發表反戒、反中醫的言論時,有列舉任何發表在權威醫學雜誌上的、經過同行審議的醫學研究結果嗎?如果沒有,那請你們像我一樣,在你們親手寫上的「青少年每月手淫1-5次是正常的」這句話後面,加上「本人是XX出版社編輯,本人無行醫資格,無醫學學位,此觀點無醫學證據支撐,如果照此施行出現任何後果,本人及本單位概不負責」這句話!

這些人,最喜歡把本應該很嚴謹的指導性醫學建議、健康建議,在只能提供「一般性建議」的場合(非醫學的普通書籍、媒體)下表達出來,並且不做任何後果聲明。說著「指導性建議」的話,卻負着「一般性建議」的責任。這就好像,你寫了一本叫做《物理》的書,裏面寫着「水的沸點是攝氏37度,重力加速度是3600牛頓每千克」一樣可笑。一旦有學生買了,照着你裏面寫的內容去學習、去考試,考砸了,你來一句「我書里寫的這是一般性建議,對你的考試成績我不負任何責任」。這是赤裸裸的無恥行徑!

以上的這一套偷梁換柱的邏輯,對於手淫者來講,危害還算是小的。有些公眾號文章說產婦坐月子是陋習。他們說「西方人以前也坐月子,但是這是源於一種對產後疾病的錯誤認知,西方產婦現在已經不做月子了」,言下之意就是中國產婦也無需坐月子了。在坐不坐月子這個問題上(我本人再重申一遍,我沒有行醫資格,我完全給不出指導性建議),如果掌握不好,是有落下嚴重病根的風險的,所以到底該不該坐月子,第一,要聽婦產科醫生的,因為他們會對他們下的醫囑負法律責任;第二,要及時地參考產婦本人自身的感受、反饋。我在想,如果一個產婦,聽了微信公眾號上的話,在坐不坐月子這個問題上鬧出了身體健康的大事,公眾號你們要不要賠償人家?還是躲在後面繼續替自己辯解說「我們這是社會歷史類欄目,不負法律責任」?

除了顛倒現象與科學解釋的關係,混淆「一般性建議」與「指導性建議」之外,此類反中醫和反戒人士還非常愛玩第三種文字遊戲,即「A和B成分基本相同」。彭鑫博士在他的視頻講座里提到過一個非常經典的例子,反戒人士常說精液的成分跟牛奶的成分類似,喝一杯牛奶就把手淫所失去的營養補回來了。可是,精子能與卵細胞結合,生出一個新生命,牛奶能做到嗎?我再舉一個非常經典的反中醫例子,就是「人參與蘿蔔成分基本相同」。我絕對相信人蔘和蘿蔔的成分「基本」相同,因為人體90%是水,你也可以說體重一百斤的人跟一百斤水化學成分「基本」相同,可這是用人體內的含水重量來算的。照這個邏輯,海蜇和豆芽的體內含水量更高,我們何苦花錢去買海蜇和豆芽,喝水不就行了?兩個物品之間價值的差異,往往就是體現在它們化學成分的微小差異上的。如果人蔘和蘿蔔的「價值」真的相同,而單位重量的市場價格卻相差數百倍的話,我只能懷疑全世界種蘿蔔的人腦子都被門擠了,不馬上把蘿蔔拔了改種人蔘?其實說到底,無論人蔘的價值是不是虛假,它們價格的巨大差異實則就是產量的巨大差異,而產量的差異就反映了不同的種植難度。「基本」相同的化學成分,而種植難度卻是天差地別,這實在無法令我明白這「基本」兩個字到底涵蓋了哪些內容。

本人不懂中醫,但是小時候曾經看《本草綱目》里寫道人蔘的作用是「急轉還陽」,俗話說就是給將死之人「吊命用的」(多活一時半刻)。這又非常容易掉到他們「不能用實驗證明就等於沒有」的霸王邏輯裏面。試問,為了驗證人蔘的「吊命」功效,我們難道能找上百名馬上要咽氣的人來做「大樣本雙盲隨機對照實驗」嗎?第一,你又不知道他們的寶貴生命本來還應該能堅持多久(這隻有天知道),你如何測量他們的生命延長了多久呢?第二,在醫院裏處於瀕死狀態的人,很多人身上都是各種維持生命的儀器管子,你難道為了做這個實驗,去把維持他們生命的機器都停掉嗎?

霸王邏輯,加上三種(可能還有更多)「語焉不詳」的文字遊戲,這就是反中醫人士和反戒人士長久以來所揮舞的終極武器。

本文轉載自討論區,版權歸原作者所有,文中觀點僅代表作者個人看法,請自行鑒別吸收。

發表評論

郵箱地址不會被公開。 必填項已用*標註

分享本頁
返回頂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