老戒友谈:你为什么戒不掉(一)

作者:大彻大悟

大家好!我是一个戒色吧出身的老戒友,想发贴跟大家聊聊我戒色的经验。2016年初时我在戒色吧开过一个老贴,名字叫【知道你为什么戒不掉吗】,现在应该已经找不到了,所以想来求索网重新开贴与大家交流。

我对飞翔老师在戒为良药里面写到过的一句话印象很深,就是希望很多对戒色认识不深的人尽量少发贴、多学习,不然会有可能用自己的错误观念误导了大众。因这句话,我犹豫了很久要不要把我这么多年破戒总结的经验说出来,不过近日转念一想,如果我说的话有错处,所造罪业在我自身,而如果我说的话有对的地方,获益却在大家身上,故而我重拾勇气、不揣冒昧地前来开贴分享。如果我接下来分享的内容有偏颇之处,万望大家直言批评指正,使我罪业稍减一二。善哉善哉!

先再重新介绍一下我自己的状况,本人26岁,14岁时一次无师自通学会自渎,又受书本上无害论蛊惑,进而踏上这条歧途。20岁时因结缘戒色吧,开始学习戒色。虽然时有破戒,但是的确积累了非常多的经验,戒色也越来越稳定,因而想在此谈谈我心中不吐不快的几个问题。

我将在之后的回贴中谈及以下几个问题:

  1. 再谈“手淫无害论”与“反中医”
  2. 伤精症状的出现规律
  3. 终极回答“你为什么戒不掉”(对《戒为良药》中所长久忽视的一些关键内容进行补充)

另请注意:本人不是学医出身,无行医资格,我在文章中所谈及的症状以及对于医学的观点,皆是由我个人作为伤精患者对生活的观察,体会,总结而得,仅作为网络上的一般性讨论,不具有医学参考价值。

第一部分:再谈“手淫无害论”与“反中医”(上)

在这最开始的第一部分,我想再谈谈“手淫无害论”。戒为良药第38季和55季中,其实已经对手淫无害论的各种经典诡辩术、过时的性学观念进行了深入地揭露和批判。但我要在此文中对“手淫无害论”做一个非常重要的补充(是我个人观点),即“欧美人种/非洲人种手淫‘无害’论”。

首先做一个解释:我说的“无害”,并不是指可以“放一百个心”的完全无害,而是指对这两类人种的大部分人而言,未发现(请注意!“未发现”绝不等于“不存在”!)手淫或者频繁的性行为可以导致某种明显的生理疾病。再请注意:有可能存在手淫导致的没有明显症状或者很难被医学手段检查出的疾病。另外,手淫导致的心理疾病是有很多报道的。

我得出欧美人种和非洲人种手淫“无害”(加引号的无害)这个观点,源于以下多个因素:

1.我在北美生活多年,曾用手淫问题询问过一名我个人认为很负责的白人医生,他非常有信心地说“手淫无害,并且有益,可以帮助你清空前列腺,防止前列腺炎”。此言论让我感到非常震惊!

2.我身边接触过来自各个国家的朋友都有,我与他们探讨过手淫问题,也提到了《手淫受害者10000例》。他们都不认为,也从未听说过,手淫或者性行为可以导致疾病。

3.中国最著名的网络戒色群体有戒色吧和戒色论坛,而英语世界里最著名的反对网络色情的群体是“NoFap”和“YBOP (Your Brain On Porn)”。相比于戒色吧中众多戒友血泪控诉手淫导致早泄阳痿乃至各种疾病缠身(详见飞翔老师《手淫受害者10000例》),这两个国外“戒色吧”中的“洋戒友”们所给出的戒色原因则大部分是:网络色情浪费时间/浪费精力,网络色情让我满脑子邪念/让我不会跟女性正常交流了。这一差异使我非常惊讶!

为什么“洋戒友”们大部分都没有提到身体症状?!这是令我百思不得其解的。而把这个发现跟性学家们的所谓“性学研究”,以及医生的“手淫有益”论放在一起,这一切反而一下子解释通了!因为“洋戒友”们手淫确实不会导致症状(个人观点),而困扰他们的,仅仅是大脑对多巴胺的上瘾问题而已。因为他们极少出现身体症状,所以无论你做再多的医学研究,再多的性学研究,所得出的结论,也一定还会是手淫无害!而我们的生理卫生教材,青少年读物,却对这些“现象”,“科学结果”毫无保留地照单全收了,丝毫没有考虑到由于人种不同(众生平等,不存在哪个人种优,哪个人种劣)所带来的身体状况差异!

我的这一观点可能很多人会不认同,认为既然都是人,不同人种之间又不存在生殖隔离,为什么别人的结论不可以应用在我们身上呢?我不是医生,我从事的是化学研究,而非医学研究,我无法用实验证明我的观点,但我可以用逻辑来告诉你:人种之间虽然不存在生殖隔离,但是人身上最明显的特征,肤色,眼睛颜色,头发的形状和颜色,这都是大相径庭的,那你凭什么认为在不同人种身上,手淫所产生的伤精症状,却应该是相同的呢?

进一步说,哪怕就算都是同一人种,都是中国人,从最明显的外表上看,人也有高矮胖瘦之分,性格有内向外向,有擅长数学的,有擅长艺术的,有擅长做生意的,简而言之,人与人之间是千差万别的。又凭什么认为手淫的伤精症状,在两个人身上,就一定要相同呢?况且我们从飞翔老师收集整理的手淫受害者10000例上看,有人先天精气很足,于是出症状晚,而有人先天体质比较弱,所以手淫一两年就有可能出现很明显的症状。我们拿针对其他人种所作的观察和实验结论,未加思考地就全盘套用在我们中国人身上,这不是遗祸千年吗?我打个比方,这就像是在说,“强烈的太阳光不会把人晒黑,因为通过我们在非洲的观察发现被太阳光照射过的当地人民,和未被太阳光照射过的当地人民,肤色是相同的”(表达手法,不具有真实性)。

基于以上这些现象,我个人的推测(无科学实验可佐证)是,欧美人种与非洲人种,在“先天之根”上,或者说在“阳气”方面,要比我们中国人充足得多,这就导致了对他们中的大多数人来讲,长期手淫后并不会出现很明显的躯体症状,进而西方国家所做的医学和性学实验也就无法发现手淫对人体的巨大伤害。同时,这种“手淫无害”的假象,催生了本世纪以来非常堕落的西方影视作品(个人主观观点),充斥着各种色情、滥性的元素,也影响着中国的社会风气。而这种社会风气向女色的迎合,伴随着网络和电子产品的普及,开始了对中国青少年的荼毒。

用手淫来预防前列腺炎,这本是中国某些无良男科医院和医生对患者的误导,而同样的话语竟出自西方国家正规医院的医生之口,这让我开始怀疑这个观念出现的原因。慢性前列腺炎,从中医的角度来讲,这个病又称“劳淋”,对于我们戒友来说,这个病简直不能再熟悉了,发病原因是长期手淫导致的肾气亏损,再加上勃起时前列腺经常充血引发的(个人记忆,可能有不准确的地方,望指正)。而从西医角度看的慢性前列腺炎,在维基百科的发病原因上赫然写着“原因不明”。(而精索静脉曲张呢?同样是“原因不明”。)慢前这个病在西方的诊所里,没有治疗方案,你感觉症状加重,就吃氟沙星类抗生素加上坐浴(个人看病经历,非医学建议),若症状不重,就一个字,忍!

为什么西医认为手淫有益于改善前列腺炎症状?原因就是:第一,在西方人身上,这个病的发病原因真的不明,但跟我们戒色吧里戒友们伤肾气的这个原因不一样,是另有原因(比如心理因素之类的),最直接的原因不是手淫。第二,手淫能使炎性物质随精液排除(医生对我亲口所说),所以在他们看来是有益的。从这件事上可以看出,“手淫无害论”与“手淫对前列腺有益论”是“正确”的(在不考虑肾气的条件下正确),只不过这个结论仅限于他们的人种,万万不能随意地搁置在中国人身上!

第一部分:再谈“手淫无害论”与“反中医”(中)

我曾经劝导一位友人戒除手淫、子时睡眠,生阳气,他不无轻蔑地说,什么是阳气啊,你见过吗。我反问他,此时组成你的心肝脾肺肾的细胞,跟十年后你的心肝脾肺肾的细胞,有什么区别?为什么在你年过半百的时候,你的身体健康状况,精神状况,以及脑力,跟年轻时候相比都会下降呢?

反中医者和反戒者非常喜欢玩的一个概念就是,你能看见XX吗?你能证明XX吗?很遗憾,很多事情并不是不能看见、不能证明,而是在现实层面上很难操作。科学研究证明一件事,需要相当高的严谨程度。我们来做一个场景假设:我们来用实验的方法证明手淫对中国人有害。首先,你需要招募至少几百名身体健康的青少年作为实验对象,将他们分成ABCDE组。A组每天手淫1次,B组每三天手淫1次,C组每周手淫1次,D组每月手淫一次,E组不手淫,实验周期至少2-3年以上。现在问题来了,第一,谁来出钱招募这么多的实验对象?第二,手淫具有高度成瘾性,频率极难受控,谁来花2-3年的时间监督ABCDE组按照设计好的手淫次数进行?第三,谁来确保他们每次手淫的时间都差不多?有人早泄,有人不早泄,你怎么确保他们手淫时间一致?如果出现有人阳痿,实验能否继续?第四,手淫伤身极大,谁来解决实验中出现的伦理道德问题?第五,就算前四条都能不计代价地解决,你又能应用什么检测手段来判断实验对象是否患上了某种疾病?像腰酸,腿软,头晕头痛,双眼无神,气色差,耳鸣,记忆力下降,怕冷,消化不良,神经官能症,社恐,牙齿松动,抵抗力差这些,全都是患者的主观感受,用医学仪器根本无法做出检测,你如何像量化血压血糖一样,用数字来表示?还有最可怕的第六条,你如何排除手淫组实验对象自身心理因素的干扰?在论证手淫与这些疾病的关联上,无论你怎么做实验,结果都是一样,“不严谨”!

到这时,反中医者和反戒人士就会出来说,既然你不能论证,那就可以说“没有科学实验证明手淫与气色差有关”,“没有科学实验证明手淫与腰酸腰痛有关”,进而论证“中医不过是一种有意或无意的骗局”(鲁迅语)。这些反中医者和反戒人士总是在混淆两个概念,“实验证明XX不存在”与“没有实验证明XX存在”。我打个比方,请拿一张白纸,在上面画个小圆圈,这个小圆圈里面,叫做“科学”,他们有充分的实验证明某事物存在或不存在。在这个小圆圈外面,就叫做“没有实验证明”,是科学还未探索的地带。这张白纸,就是我们的世界。人生在世,没有人能够做到,永远待在那个小圆圈里,相反,你大部分时间,是待在圆圈外的。而这些反中医者和反戒人士恰恰希望你相信的,就是圆圈外的任何东西,都不存在,因为圆圈外的东西,我们现在都看不到,以现有的仪器设备,也都探索不到。

反中医者只有两类人,要么是想要创收的某些医院和某些媒体,要么是没得过慢性病的年轻人。我们上述所说的这些伤精症状,西医往往是束手无策的。我本人长期生活在国外,我找西医看过慢性胃炎,慢前,消化不良,还有腰痛。他们对慢性胃炎束手无策,对慢前束手无策,对消化不良的建议是:少吃胀气食物,对腰痛的建议是:去做做理疗。西医所擅长的,是应对细菌病毒感染,应对外伤,应对急症。而这些验血验尿丝毫查不出的腰酸腿疼等症状,西医是连发病原因都摸不清的,而这恰恰是中医主要发挥作用的内容。鲁迅先生非常反对中医,是因为中医所治疗的这些症状,比如慢性的伤精症状,都不是致命性的疾病。而很多急重症、外伤、感染,比如鲁迅先生的父亲所患的肺结核,都有短时内很强的致命性,这些中医是解决不了的,必须靠现代医学中的抗生素和手术。总而言之,中医和西医所针对的,是不一样的病症,西医治的是伤口,是病菌,而中医治的是你自己的身体。让中医来治急、重症,让西医来治慢症、伤精症,都是缘木求鱼,南辕北辙的做法。

我们进一步来谈反中医者和反戒人士经常谈到的“废中医、验中药”,“中医理论不科学”这一观点。首先,中医的阴阳五行理论,确实没有现代科学的证实,没有准确定义何为阴阳,何为五行。但是请大家注意这其中非常重要的逻辑关系(如下图):我们从科学的角度认识世界,是先从观察现象开始的。先在日常生活中观察到现象,然后再为现象寻找科学解释,最后再用这种解释反过来验证现象的出现。现象才是一切科学的出发点,不是解释!反中医者和反戒人士非常喜欢用的套路就是,把一种解释包装成为“科学结论”,而后把这个“科学结论”当作导致现象出现的原因,然后去抨击这个“科学结论”不成立,进而否定人们观察到的现象!我举个例子,人们观察到长期手淫后自己症状缠身,从这个症状缠身的现象中,总结、寻找到“伤精”这一解释。而反戒人士最喜欢的是批判“伤精”这种解释不科学,进而否定“症状缠身”这一现象。请注意,你可以否定“伤精解释”,但是你要做的是为“症状缠身现象”寻找到更合理的解释,而不是哈哈一笑,彻底忽视此现象,闭口不谈“这一现象是在长期手淫者身上出现的”这一事实。请千万注意,你可以否定人们从现象中推理出的结论,但是你要做的是继续寻找更符合科学的结论,而万万不可把人们都当瞎子,当聋子,直接否定他们所观察到的,所见所闻的现象、症状!

老戒友谈:你为什么戒不掉(一)

中医五行阴阳理论之所以看上去非常“不科学”,很“扯”,是因为它根本就不是一种由实验、仪器、肉眼观察所证实的物理规律,而是对“在不同人身上观察到相同现象”的一种形容、表达方式。我打个比方说,晚清有一本讽刺小说叫《二十年目睹之怪现状》,其中主人公开篇就说“我出来应世的二十年中,回头想来,所遇见的只有三种东西:第一种是蛇虫鼠蚁;第二种是豺狼虎豹;第三种是魑魅魍魉。”作者用“蛇虫鼠蚁”形容的是善于钻营的小人,用“豺狼虎豹”形容的是恶霸、欺凌良善之徒,而他最后用“魑魅魍魉”形容的是毫无道德底线的奸邪之辈。这三个词语都是有高度概括性的表达方式,让人一听就知道它们形容的事物是“什么样子”的。而如果要我们对恶霸、欺凌良善之徒做一个科学的定义,我们能够做出吗?依赖现代脑科学仪器,我们可以非常有限地说出,可能他们体内某一个基因有问题,导致他们无法控制自己的暴力行为。而这离真正完备的科学解释,还差之十万八千里。那我们如何向别人简洁清楚地表达某个人是凶顽之徒呢?最好的表达方式无过于说此人是“豺狼虎豹”。中医的这些阴阳五行理论,也是在当下科学仪器不足以全面了解症状规律的情况下,所使用的一套语言表达系统,用来告诉人们,这种症状是“什么样子”的,其意义在把相同的症状进行归类整理,贴上“标签”,哪些症状是“脾虚”,哪些症状是“肾虚”,哪些症状是“痰湿”,等等。

对于阴阳五行的否定,就是在否定“标签”,这些标签本身就只是对于伤精症状的高度概括性的形容、表达的方式而已,本身就无可肯定,也无可否定。

第一部分:再谈“手淫无害论”与“反中医”(下)

首先对上文做一个补充说明,我们生活中可以观察到的身体“现象”和“症状”包罗万千,远远不止伤精症状这些。比如有人吃冷饮、西瓜就会腹泻。照反中医者和反戒人士的说法,患者的个人感受都不“科学”,都不算数,应该做“大样本随机双盲对照实验”。好,那我们来看看如何用这个实验证明吃西瓜会腹泻。首先,为了满足“大样本”,你需要招募一堆人来吃西瓜(我们上哪儿去找这样一个愿意自己花钱请几百人吃西瓜的人呢?),然后为了满足“随机双盲”,你需要让实验者分辨不出自己是在吃西瓜还是在吃安慰剂。所以你需要把西瓜切成药片大小的块,这样受试者就可以不用咀嚼就服下,避免尝到西瓜的味道。并且还需要用糖衣把西瓜包住,这样受试者也就看不到西瓜的颜色了。一次性给每个受试者吃下两三百个“西瓜药片”,再给每个对照组的受试者吃下两三百片安慰剂,接下来你就可以守在厕所门口看谁拉肚子了。试问,这样的科学实验,虽然能够保证科学严谨性,又有谁能够真正去开展呢?

我们接下来再来戳穿一个反中医者和反戒人士经常使用的圈套,即,混淆“一般性建议(suggestion)”与“指导性建议(advice)”。这两个概念,虽然在中文上都叫做建议,但是在实际意义上是完全不同的,这也就是为什么它在英文中是两个完全不同的单词。我们来想象一个场景(大家看了上文就知道,我最爱用的戳穿他们的方法就是建立一个真实生活的场景去暴露他们说法的漏洞与荒诞之处),你的电脑坏了,黑屏了,你去问朋友,你的朋友说:“电脑就是个大的拼插玩具,你自己先重启几次看看。”重启失败几次后,你去电脑城找专业人士维修,得到的回答是,“你在反复重启的时候主板烧掉了,现在已经完全修不了了,买台新的吧。”请问,在这个场景里,你的电脑主板损坏的责任在谁?在你的朋友吗?

答案是不在,在你自己。因为你的朋友给你的是“一般性建议(suggestion)”。他并不是维修的专业人员,也没有从事相关工作的学历/证书,你也没有用金钱或者合同雇佣他替你出主意。他对你发表的“建议”,仅仅是他作为个人的看法,只供讨论和参考,并不具有正确性,也并不为此承担法律责任。而如果你直接去电脑城找专业人员,专业人员指导你重启电脑,在这个过程中电脑损坏,他们是要承担电脑主板损坏的责任的。因为他们是专业人员,并且是受你金钱关系雇佣的,他们给你的建议,就叫做“指导性建议(advice)”,在他们现有的知识水平之内,这个建议存在正确性,并且他们是为自己的“维修建议”承担法律责任的。(尽管现实情况下这个赔偿责任很难追究)

老戒友谈:你为什么戒不掉(一)

回到我们的身体症状这个问题上来。我在北美生活的经验是,针对你的身体健康问题,只有具备行医资格的医生,在充分的检查下,才能对你的身体健康发表指导性建议。如果你随便问一个朋友,我该不该吃某种药,该不该选择某种治疗,就算是再好的朋友,也绝不敢在这个问题上发表他们自己的任何看法,因为他们只要话说出口,就一定要承担相应的法律责任。(这也就是我为什么在我的这几篇文章中反复强调,我没有任何行医资格,我所说的一切都只供讨论,没有医学参考价值。)而在我们的生活中是怎样的一幅场景呢?我们的手淫无害论是从路边发放的小杂志上看来的,是从网络上看来的,是从一本叫做《中国人心理医生全集》的书上看来的。而“反中医”的言论,是从自媒体上看来的,是从微信公众号上看来的,是从“罗辑思维”的节目里看来的。

于是乎,我们常常看到这些现象,张三本来是个厨子,反倒谈起了健康;李四本来是个记者,却在谈“废医验药”;王五本来是个给男科医院拉客的,却在电台里当起了大夫。我想请问,小杂志的编辑们,公众号的写手们,网络节目的编导们,你们有行医资格吗?你们有医学学位(无论西医还是中医)吗?你们在发表反戒、反中医的言论时,有列举任何发表在权威医学杂志上的、经过同行审议的医学研究结果吗?如果没有,那请你们像我一样,在你们亲手写上的“青少年每月手淫1-5次是正常的”这句话后面,加上“本人是XX出版社编辑,本人无行医资格,无医学学位,此观点无医学证据支撑,如果照此施行出现任何后果,本人及本单位概不负责”这句话!

这些人,最喜欢把本应该很严谨的指导性医学建议、健康建议,在只能提供“一般性建议”的场合(非医学的普通书籍、媒体)下表达出来,并且不做任何后果声明。说着“指导性建议”的话,却负着“一般性建议”的责任。这就好像,你写了一本叫做《物理》的书,里面写着“水的沸点是摄氏37度,重力加速度是3600牛顿每千克”一样可笑。一旦有学生买了,照着你里面写的内容去学习、去考试,考砸了,你来一句“我书里写的这是一般性建议,对你的考试成绩我不负任何责任”。这是赤裸裸的无耻行径!

以上的这一套偷梁换柱的逻辑,对于手淫者来讲,危害还算是小的。有些公众号文章说产妇坐月子是陋习。他们说“西方人以前也坐月子,但是这是源于一种对产后疾病的错误认知,西方产妇现在已经不做月子了”,言下之意就是中国产妇也无需坐月子了。在坐不坐月子这个问题上(我本人再重申一遍,我没有行医资格,我完全给不出指导性建议),如果掌握不好,是有落下严重病根的风险的,所以到底该不该坐月子,第一,要听妇产科医生的,因为他们会对他们下的医嘱负法律责任;第二,要及时地参考产妇本人自身的感受、反馈。我在想,如果一个产妇,听了微信公众号上的话,在坐不坐月子这个问题上闹出了身体健康的大事,公众号你们要不要赔偿人家?还是躲在后面继续替自己辩解说“我们这是社会历史类栏目,不负法律责任”?

除了颠倒现象与科学解释的关系,混淆“一般性建议”与“指导性建议”之外,此类反中医和反戒人士还非常爱玩第三种文字游戏,即“A和B成分基本相同”。彭鑫博士在他的视频讲座里提到过一个非常经典的例子,反戒人士常说精液的成分跟牛奶的成分类似,喝一杯牛奶就把手淫所失去的营养补回来了。可是,精子能与卵细胞结合,生出一个新生命,牛奶能做到吗?我再举一个非常经典的反中医例子,就是“人参与萝卜成分基本相同”。我绝对相信人参和萝卜的成分“基本”相同,因为人体90%是水,你也可以说体重一百斤的人跟一百斤水化学成分“基本”相同,可这是用人体内的含水重量来算的。照这个逻辑,海蜇和豆芽的体内含水量更高,我们何苦花钱去买海蜇和豆芽,喝水不就行了?两个物品之间价值的差异,往往就是体现在它们化学成分的微小差异上的。如果人参和萝卜的“价值”真的相同,而单位重量的市场价格却相差数百倍的话,我只能怀疑全世界种萝卜的人脑子都被门挤了,不马上把萝卜拔了改种人参?其实说到底,无论人参的价值是不是虚假,它们价格的巨大差异实则就是产量的巨大差异,而产量的差异就反映了不同的种植难度。“基本”相同的化学成分,而种植难度却是天差地别,这实在无法令我明白这“基本”两个字到底涵盖了哪些内容。

本人不懂中医,但是小时候曾经看《本草纲目》里写道人参的作用是“急转还阳”,俗话说就是给将死之人“吊命用的”(多活一时半刻)。这又非常容易掉到他们“不能用实验证明就等于没有”的霸王逻辑里面。试问,为了验证人参的“吊命”功效,我们难道能找上百名马上要咽气的人来做“大样本双盲随机对照实验”吗?第一,你又不知道他们的宝贵生命本来还应该能坚持多久(这只有天知道),你如何测量他们的生命延长了多久呢?第二,在医院里处于濒死状态的人,很多人身上都是各种维持生命的仪器管子,你难道为了做这个实验,去把维持他们生命的机器都停掉吗?

霸王逻辑,加上三种(可能还有更多)“语焉不详”的文字游戏,这就是反中医人士和反戒人士长久以来所挥舞的终极武器。

本文转载自讨论区,版权归原作者所有,文中观点仅代表作者个人看法,请自行鉴别吸收。

发表评论

邮箱地址不会被公开。 必填项已用*标注

分享本页
返回顶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