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14到2015,神經症的恢復狀況及戒色成果

努力學習一周,就能減少破戒次數,添加戒色導師微信:zq51099 免費獲取《心理學戒色100講》,每天限3個名額! 微信:zq51099

作者:GFHHJGJH

我來到戒色吧是在2014年,我一直喜歡玩遊戲,經常逛遊戲貼吧,再一次擼管之後,我感覺非常痛苦,非常想戒除。我想:玩遊戲都有貼吧,那麼一定也有戒色的貼吧,於是我搜索了戒色,來到了戒色吧。

來到這裡,我完全明白 自己所遭受的一切,既不是邪神附體、也不是被人暗算,而是手淫導致的這一切!

小學六年級的某一天,我無師自通地學會了擼管,之後就逐漸走向神經症的深淵。初一時經常擼,一有慾望,回家馬上藏起來擼管,有時候看電視,看見衣著暴露的,就對著電視擼,父母在的時候,藏在被窩裡,用被子蓋著擼,想想都是淚啊!懺悔。

初中的時候,有一個教地理的老師,她穿著非常暴露,我又坐在第一排,所以上地理課我的慾火是非常強烈的,回家不是擼好幾次就是擼很長時間,認為這樣才爽。懺悔

每當一考完試,就是一下午,先擼管,找暴露圖片,通常都是找到認為好看的擼,然後接著找,一擼就是2個多小時,然後就是打一下午的遊戲。打遊戲必然久坐,再加上擼管,我就這樣砍伐著生命之樹,無知地擼管,直到初二我就已經感覺到不適了、不舒服,但是我根本沒有意識到這是擼管導致的。

我那時候學習還不錯,上的是我們學校的尖子班,老師全都是最好的,帶出過清華的學生。我也一直考得還可以,一直是學校的50名左右,班上20名,也非常聽老師話,一直是父母的希望。

可是我總是會遇到種種不如意,50名,我完全不把這個名次放在眼裡,我一直想要更強、更優秀,可是我總是上不去。

我那時候,學習也是比較努力的,老師很多都喜歡我,可是他們看到我一直在努力卻上不去,就一直認為我學習方法有問題。這哪是學習方法有問題,是腦子有問題啊,還怎麼可能會發現好的學習方法。
後來,有的時候感覺心臟會非常痛,不知道怎麼回事。頭也經常感覺被堵塞了一樣,很不舒服。

初二後半學期的一天,我中午在家擼管,在滿足與無奈之中,我騎上車去學校。就是在去學校的路上,在一段下坡路,我突然感覺眼前的世界變了,我的眼睛開始睜不開、一種全世界都在注視著我,以及我那一種極端的害怕心理湧上心頭,就是在那一瞬間,原本像個正常人一樣的我突然變得害怕、畏懼、甚至害怕得不敢眨動眼睛,我老感覺有人在看我,可是我總害怕被別人看到,就這樣眼睛裡的淚水流了下來,感覺非常的刺痛,想眨動眼睛卻不敢眨動,生怕被別人看到。

我這是怎麼了,被別人看到就看到,為什麼要害怕???為什麼?我大吼著,我多麼希望這種荒唐的感覺趕快消失,可它就像牢牢地鑽進了我的身體,出不來了。

到了學校,我才知道這是多麼的痛苦。上課老感覺同學們在看我,眼睛不敢眨動,只是非常痛的時候才機械刻板地眨動一下,每眨動一下,我總有哭的衝動,可那種對同學、老師的深深恐懼感制止了這種情緒。

我忍、忍,我總是想要保持常態,可我越這樣做越不正常!我多麼的希望,多麼的希望我趕緊恢復正常啊 ,再這樣下去 肯定會被發現,我極其不想被別人發現,可最終,我還是被發現了,同學們發現了我的不正常,我內心極端的憤怒、害怕、恐懼、無奈

我非常不解,我為什會突然變成這樣?為什麼???我開始胡思亂想:一定是我被邪神附體了,它為什麼要害我?一定是有人對我下了詛咒、惡毒的術法。我怎麼會產生這樣的想法? 可是除此之外,沒有更好的解釋了,我這樣想著。為了讓我變正常,我用了很多方法,故意罵人、打架、狂奔、大吼,可是這些方法絲毫沒有用處。同學們詫異地看著我,看著那平日里溫和的少年怎麼突然像發了瘋一樣,到處罵人、打架、欺負同學……可悲的我,為了讓自己擺脫這種不自由、受束縛的可怕狀態,已經開始不擇手段。

在同學的眼裡,我是多麼的令人畏懼,出拳的速度那麼快,眼神那麼可怕,讓人不敢直視!兩眼通紅,宛如可怕的……他們哪裡知道我是在用這種方式掩蓋我自己啊 ,我竟然為了減輕自己的痛苦而對同學下狠手。暴躁易怒的我,同學說的話有一點不好聽,我就立刻動手,根本無法壓制心中的怒氣,打完架才感到後悔,我這是怎麼了?

上數學課,班主任經常說 我們班很多同學眼中無神,沒有光,眼睛是木的。
原來老師早就發覺了啊!

後來我才知道,班裡邪淫的人實在是太多,唉

除了我的幾個鐵哥們,幾乎沒有人跟我玩了,所有人都離得遠遠地,生怕我又發怒,他們不想看到那種殺人般的眼神。是啊,眼睛長時間不敢眨動,眼睛乾巴巴的,兩隻眼睛非常紅,讓人看了都可怕,可是外表可怕的我內心卻是極端恐懼的啊。

初三的一年,我真的是在地獄中度過。白天頭腦發脹,雙眼欲裂,頭皮疼痛,視線不敢移動,只有在晚上,我才能感覺到自由,那種壓迫感消失了,我能呼吸空氣了。

每天靠打遊戲發泄著種種痛苦,可是打完遊戲再回到課堂,面對我的是數倍的痛苦,我在短暫的逃避與極大的痛苦中,就這樣無限地循環,何時才是個頭啊!

我變得不再在乎學業,只要這種痛苦能夠消除,我真的就已經感到滿足,可是我依然過著如此痛苦的生活,因為擼管還在繼續。

似乎只有在遊戲中我才能得到 寬慰 真的,每天都是頭皮發麻、驚恐萬分,能有一瞬間短暫的平靜真的感覺很幸福。

我真正感覺到什麼都不重要了,什麼錢、學習、帥氣,女友,只要能讓我平靜下來,我真會非常滿足,真的,我已經別無所求!我只希望能消除,不,減輕我的痛苦,能像正常人一樣地眨動眼睛、能像正常人一樣平靜地坐在座位上思考問題,我真的只希望能夠恢復平靜、自由,可是無論我用什麼方法,這種束縛絲毫沒有減輕,與其說我每天是在上學,不如說我每天都是在尋找解脫的方法,我實在是太痛苦了。

老師講課,我坐在那,幾乎就是個木頭人,一節課視線一直在一兩個字上,想要眨動眼睛,可是每時每刻都被害怕別人的那種恐懼感所充斥,我一節課都一動不動。我沒有想到,上課,這麼簡單的一件事,對於我來說 竟然成了活地獄。真的是活地獄,我無法控制自己的表情,看見漂亮的女同學,就驚恐萬分,就是那種極端骯髒的眼神!通常不是遭來一片罵聲就是遠遠地躲開,可悲的,邪淫的我,心中對女同學極端恐懼,但卻又十分渴望接近。我幾乎被這種矛盾的心理逼瘋了,我非常想不去想這件事 ,可是這件事在我心中一遍又一遍地被重複,想停也停不下來。

我幾乎在那一段時間經歷了所有不可思議的事,人突然會變一個人,會因為一句話而久久地在心中重複,會不敢直視他人的眼睛、會十分恐懼,一到晚上 ,不敢出去。

幾乎所有我畏懼的事物,全部在那個時候出現了,我的思想、我的精神、真的已經被一波又一波的念頭徹底擊碎!絕望?真的想自殺,不過,我的父母還在支持我,我不忍心。
母親經常說 我現在怎麼變得陰陽怪氣的,有點嚇人,父母有的時候不理解,會對我發脾氣,不過他們一直都沒有放棄我,他們只是不知道,孩子到底怎麼了

當全世界將我拋棄時,父母沒有,他們還是一如既往地為我付出,安慰我。當所有人都在嘲笑我時,父母沒有,他們一直都鼓勵著我。你可曾知道,一個身心俱疲、深患神經症的人來說,別人的寬慰是多麼重要。別人的一個眼神,善意的、可愛的眼神能給我極大的寬慰,我的身體癥狀可以短暫地消失,於是我能感覺到短暫的自由,我認為這才是真正的快樂。

就這樣,每天我都是頭脹得要炸了,雙眼又刺痛又發脹,氣虛無力,呼吸空氣都困難,在痛苦和別人的嘲笑中度過。沒有絲毫的自由,我完全被束縛了。就這樣,我渾渾噩噩地上了中考考場,在考場上,我還是在害怕,害怕別人看我,害怕別人看我的那種感覺,我的痛苦完全表現在臉上,在別人的眼裡,我無疑是個精神失常的人。就這樣,中考後的一個暑假都是在遊戲與擼管中度過。 成績一出來,父母的罵聲真的不算什麼,我感覺徹底失望了。

就這樣,我去了一所民辦高中,其實也就是藝術學校。在那裡,比初中還要更痛苦!就是在那裡,我的癥狀全面爆發,過著地獄般的、無法想像的生活。可能差一點就死了吧。之後就來到了戒色吧,見到了各位戒色前輩,見到了志同道合的戰友,開始看精品貼,開始去戒除。

剛開始時候,一次又一次失敗,一次又一次重新開始,除了戒,我別無選擇。我失敗了多少次,我不知道,之後就比較穩定了,我堅持了220天。剛開始的幾個月,身體癥狀沒有得到絲毫的改善,我還是氣虛無力,幾乎無法呼吸,要窒息了的那種感覺、還是不敢正視別人的目光,不敢靠近女生,靠近的話,我會感覺到精神的極端痛苦。

癥狀的逐漸減輕是在第4、5月的時候,每天頭不再發脹了,眼睛也好了很多,不再是通紅通紅的了,脾氣也好了,不過呼吸還是有困難,有的時候難受得我直掉淚,根本忍不住,不由自主啊,那個表情,唉!

6個月的時候呼吸基本上正常了,不再氣虛、虛浮,窒息感也消失了,折磨我2年的那種對他人的恐懼感、對女生的極端畏懼,也減輕了很多,不過並沒有完全消失,所以有的時候,一靠近女生還是嚇得半死,害怕被發現,害怕的不是那個人,而是害怕被揭穿,害怕猛然一下子又回到那種 滿臉驚恐、眼睛不敢眨動的狀態。

呵呵,吧友們聽了很可笑吧,甚至很不可信。是啊,誰會相信竟然有人每天連眼睛都不敢眨動,見了人就畏畏縮縮,連話都不敢說。是啊,這根本無法理解。這些事情多麼正常,多麼簡單,根本談不上因為這些最簡單、最普通的事情而去痛苦。但是,正是這些最簡單、最普通的事情讓我痛苦,難以形容的巨大痛苦,包括身體上的、精神上的。最痛苦的還是精神上的痛苦,身體上的痛苦根本無法與之相提並論。

為何我會痛苦呢? 因為擼管,就是因為擼管!讓我得上了可怕的神經症,讓我整天疑神疑鬼、暴躁,讓我承受精神和身體的雙重痛苦,生不如死。神經症是任何肉體痛苦所無法比擬的,因為那完全是一個活地獄,人間地獄。而創造那個地獄的,就是人本身。因為邪淫,所以得神經症,因為得神經症,所以身陷地獄,生不如死!

得了神經症,我才知道這世界上最快樂的事情就是能安靜地呆在陽光下,曬著太陽。能夠去山野,感受大自然的氣息。能夠好好地和家人在一起。能夠每天平平靜靜的。能夠徹底遠離邪淫。

神經症的恢復,我是半年多才感覺好了很多,雖然沒有完全消失,但是不會再影響日常生活了。真的,從巨大痛苦中解脫真的比什麼都快樂。恢復的這一段時間,我每天看《戒為良藥》,每天在QQ上髮漂流瓶,宣傳戒色,同時也提醒自己,基本上不生氣,也去寬容對待別人。其實,我們沒有必要非要把怒氣發泄出來才感覺好點,讓一讓別人,在罵聲中微笑,真的很快樂。

這一段時間,我接觸了傳統文化,看陳大惠老師的視頻。接觸了佛法,真的很高興。其實所有宗教都是好的,不信你去比對一下,無論是中國的儒家經典、佛教、道教,還是西方的基督教、伊斯蘭教,都是主張行善、慈悲的,都非常注重戒邪淫、孝順。所以,我們應該正確地看待宗教,不要認為是封建迷信,不要別人說什麼,你就相信,要不有人說宗教不好,你就遠離、疏遠,甚至對其他人也說宗教不好,好與不好,不是人說的算,你要去自己用心去感覺,因為沒有什麼能欺騙你的心。

現在的我神經症基本上恢復了,不會再畏畏縮縮,腦脹、眼睛脹、眼睛充血都消失了,也不再氣虛無力了,能正常地呼吸真好。身體癥狀基本上消失,精神也不再痛苦了。不過我還是必須每天學習戒色文章、保持警惕,要不然必定會再一次癥狀纏身,心魔是極端可怕的,意淫、慫恿都會導致失敗,戒色,只要有一點妄念就會失敗,淫魔是很有耐心的,覺悟和警惕性只要不過關,就會失敗。覺悟,哪怕是一點、一丁點都不能有欠缺,只要覺悟還有缺陷,就還有可能失敗。因此,無論在任何時候,都要學習、思考、領悟,不斷加深對戒色文章的理解,反覆琢磨,挖掘更深層次,比如對淫慾貪執的原因,淫慾為什麼難戒,也就是說,我們戒色,必須去研究戒色,去查明色慾的本質,在源頭上下手。飛翔哥也說過,我們必須戒得更專業,像一個職業殺手一般地秒殺意淫,你必須比淫魔快。

對於警惕性,是非常重要的。沒有警惕性,覺悟高也不行,還是會破戒,心魔的耐心,你根本無法想像,它會一直等到你露出破綻的那一刻,突然發動攻擊。警惕性也是覺悟的一部分,警惕性高說明對戒色非常堅定!如果對戒色有疑惑,警惕性要高就困難了,你必須完全忠於戒色,戒色就是你的生命、你的靈魂。

要完全戒除,最好的方法還是行善、孝順父母、幫助他人一起戒色,心中長存善念、說善語、做善事。
一個全身上下充滿正能量的人,淫魔要打敗你也是困難的。不要因一時的成功而欣喜,堅持學習、堅持行善、孝順才是真正的戒,才能真正完全地戒。

好了,我也說完了。最後我再向大家彙報我的恢復情況。神經症,我至少用了6、7個月才減輕痛苦,一年多以後才逐漸恢復,然後才完全恢復(徹底感覺不到痛苦),中途雖有破戒,不過戒色成果還在,我還是恢復了,至少我再也不痛苦了,這最令人高興了。戒色後,確實好了很多,因為擼管,身體經常不舒服,現在身體很好啊。因為擼管,我還得過濕疹,老中醫那去過好幾次,戒色後濕疹完全好了。

文中觀點僅代表作者個人看法,請自行鑒別吸收。

發表評論

您的電子郵箱地址不會被公開。 必填項已用*標註

評論列表(1條)

  • 掂刀小生
    掂刀小生 2020-09-26 17:12

    請問您有過驚恐發作的時候嗎?後來是怎麼敢出門的?這一點飛翔大哥也沒說。

分享本頁
返回頂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