老戒友談:再談導致你破戒的元兇——「無念的性興奮」

作者:大徹大悟

在上一個附錄中,我探討了《戒為良藥》最近引發的爭議以及我對戒為良藥的看法。《戒為良藥》這本書的核心,就是通過不斷地從各個角度強調「觀心斷念」的重要性,來讓戒友們全方位地認識到「念頭」的攻擊模式。在《老戒友談:你為什麼戒不掉》這個帖子的「第三部分」和「附錄一」中,我談到了《戒為良藥》裏面所說的「觀心斷念」只佔戒色的50%,剩下的50%是「無念的性興奮」(在《戒為良藥》中也被稱為「微妙感覺」)。正因為《戒為良藥》在「斷微妙感覺」這件事上強調地不夠多(5959次對比68次),所以才導致很多戒友們意識不到「無念的性興奮」的高度危險性,進而出現屢戒屢破。我願意在我寫的戒色文章中也模仿飛翔老師這種寫作風格,來再一次地強調我的觀點——「無念的性興奮」是導致你不斷破戒的元兇!

我先來從生活中舉個例子。我們每天的情緒不是一成不變的,哪怕僅僅是幾個小時之中,人的情緒也會有高低起伏。對學生黨們來說,每到周五,大家心理上就很放鬆,盼着周末。可是一到了周日晚上,很多學生都會垂頭喪氣,因為第二天又要回去上學。可以說,人的意識,是能分辨出它「喜愛」和「厭惡」的事物的。這種「喜愛」,就是多巴胺的分泌,讓你更傾向於做這件事,而「厭惡」,就是大腦中另一種相反的化學物質的產生,讓你產生一種折磨感,傾向於遠離這件事。我在之前的文章中舉過這樣一個例子。你早上出門,我送給你一千塊錢,而等到你晚上回來,我又反悔,把這一千塊錢從你手裡要了回來。請問你是感激我讓你短暫地擁有了一會兒這一千塊錢,還是恨我把錢又要了回去?

答案是明顯的。你一定會恨我把錢又要了回去。為什麼?因為當我把錢給了你以後,你的意識里,已經將這一千塊錢打上了「標記」,把它算成了你的財產。儘管你早上出門時本就沒有這一千塊錢,我給了你錢再要回來,你並沒有產生任何實際的損失。心魔,他的可惡可怕之處就在於,他太了解人性的這一點,人是貪婪的,人在獲得了自己喜愛的「東西」之後,潛意識裡會把它牢牢地「霸佔」住,害怕失去。任何形式的「失去」,在潛意識裡都會被標記成一種「損失」。

故而,我們來做個情景測驗。如果你是一個心魔,我現在交給你一項「無比重要」的任務,誘惑一個人破戒,請問你要怎麼做?給你兩種方案:第一,給這個人看一些刺激的圖片、文字。第二,直接給他的神經裏面輸入一種能夠讓他短暫地興奮起來的信號。然後,他自己就會想辦法去找黃、看黃來維持這種興奮。請問你要怎麼選擇?

誠然,對於戒色新人,或者仍然在色情糞坑裡「享受」的無知擼民來說,第一種方案最直接,最快速,瞬間就能引起他的慾望,讓他去破戒。可是對於這些有幾個月乃至幾年的戒色經驗的老戒友來說,他們是深知「斷意淫」和「觀心斷念」的。你給他們看文字、看圖片,他們看也不會看,念一句「念起即斷」或者「阿彌陀佛」就能把你遠遠地踢開。對於這種「很有修為」的老戒友,第一種方案是攻不破他的。

別忘了,你可是一個志向遠大的心魔啊。誘惑人破戒可是你畢生的事業,在這件事上你怎麼能輕言放棄呢?久攻不下的你終於想起了第二套方案。你趁其不備,偷偷地在他的腦神經里動了些手腳。把他現在手頭在做的事情,跟「生產多巴胺」的神經連接在了一起。因為這個東西不是念頭、也不是圖片,他並沒有察覺有什麼異狀,只是毫無理由地感到很興奮,很愉悅,可同時又很放鬆,很有成就感。他繼續着手頭做的事情,看着書,或者上着網,而此時他腦中潛伏的小量多巴胺像病毒一樣在悄悄地滋長。此時如果他停下手裡的事情,起身離開房間,去做別的事情,這些被你「故意錯誤植入」的多巴胺就會在幾分鐘或者幾個小時內一點一點被代謝掉,可這對於他的潛意識來講,是一種非常糟糕的感受。相比離開去做別的事情,他很偏向於繼續他手頭的事情,因為這件事情跟色情、邪淫一點關係也沒有,是完全正常的事情,並且做這件事情讓他很「放鬆」、「愉悅」!可是當多巴胺繼續增加,他不知不覺地就要轉去做那些使他「更加興奮」的事情,比如刷刷手機,看看新聞,看看社交媒體,再點開視頻網站看看,維持他的「興奮」,不然這種「興奮感」的緩慢失去,就會導致痛苦、煩躁的產生。

當這種興奮感上升到一定程度時,他突然驚醒,心魔(你)突然開始進攻了!可他只說對了一半,心魔(你)不是這會兒才開始進攻,你早就已經偷偷向他下手了,等他意識到的時候,你已經開始收網了!他慌忙撿起斷意淫口訣,抵抗着你向他發送的圖片、文字。可是,在大量多巴胺的倍增效應之下,他的大腦被「燒」得興奮異常,抵抗效果遠遠不如平時,而你向他發送的圖片、文字,卻偏偏是最能直擊他心底的那種。他想要轉移自己的注意力,去想別的事情,可這時,無論他想什麼事情,都會在短短几秒之內,被你「偷天換日」,轉換成邪淫的內容,再次向他襲來。在這種「反彈」的效果下,他根本沒法產生正常的思維,他腦海里產生的任何想法都會被立刻用來攻擊他自己。此刻,你開啟了「影分身」,把他四麵糰團圍住,像孫悟空用金箍棒畫圈一樣,將他困在了房間之內。在如此大規模的「收網」之下,無論他想怎樣嘗試轉移注意力,都無法突破你用「偷天換日」這一招所形成的「反射壁」。

反彈!無限反彈!

十分鐘後,他向你投降了。

現在我們來替這位可憐的戒友複復盤,為什麼他苦練「觀心斷念」,卻還是敗給了心魔(你)?因為你並沒有正面跟他拼劍法,拼內功。因為你知道他苦練劍法多年,內功也深厚,用君子比試的打法,你永遠贏不了他。用常規的打法,你只能贏那些初入江湖的小菜鳥。不過,你可是心魔啊,你是人性中最黑暗的那一面,你毫無底線,你什麼陰損的招數都能使得出來。你用的最陰的陰招,就是偷偷地給他下毒,在他腦子裡放多巴胺。讓他在正常做事的時候,也會不斷地產生多巴胺,並且他很難察覺到。等他察覺到不對勁的時候,多巴胺的量已經多到他拿不穩手裡的劍,也發不出內功了。

情景測驗到此為止。以上展示的,心魔用「偷偷釋放多巴胺來攻擊人」的套路,就是飛翔老師所說的「微妙感覺」。相比於有形象的、具體的圖片和念頭,這種「微妙感覺」在其剛剛出現的時候非常難以察覺,所以往往很多有經驗的戒友都會着了他的道。要防住心魔這一手,就要多多練習我們的覺察能力。要能夠敏銳地判斷出自己大腦裏面是否被心魔偷偷做了手腳?大腦被心魔做了手腳的一個很明顯的特徵就是——在沒有遇到什麼真實發生的好事的情況下,或者說,在你以一種穩定的情緒進行一項工作/休閑時,你忽然就感覺到很「輕鬆」,很「愉悅」,或者很「興奮」。請識別這些「有毒的愉悅感」,他們和心靈的真正愉悅是有很大不同的。心靈的真正愉悅就像是一杯清茶、一碟小菜,味道很淡,但卻是人間至味。而這種「有毒的愉悅感」就像是「重麻、重辣」,用麻辣的感覺掩蓋了一切食物的真正味道。吃上去很「爽」,但是對腸胃、對身體卻沒什麼好處。

本文轉載自討論區,版權歸原作者所有,文中觀點僅代表作者個人看法,請自行鑒別吸收。

發表評論

郵箱地址不會被公開。 必填項已用*標註

分享本頁
返回頂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