回謝ghmd,並介紹自己戒邪淫的心路歷程

作者:心燈恆燃

首先感謝ghmd和其他對我的帖子進行回復的朋友,感謝你們對我所寫感想的認可。

ghmd兄弟,我之前沒有在論壇註冊過ID,我是最近才在這裡註冊的。

至於我過去的心路歷程,其實也是跟論壇里很多戒友所寫的經歷差不多,沒什麼特殊的,因為覺的沒什麼好介紹的,所以也就沒有寫。

現在想來,我以前之所以屢戒屢敗,最根本的原因就在於我不知道為什麼要去戒。在我的內心深處並沒有真正要去戒的想法,只是因為害怕會有損身體,被迫的、無奈的、心不甘情不願的去戒。雖然我也隱約覺的手淫是見不得人的、不光彩的事情,但另一方面,我卻總是認為性是人的本能,人不應該違背人性去禁慾,而我沒結婚,要解決性慾問題就只有手淫。手淫總比嫖娼、一夜情、未婚同居要好,手淫不會損害到別人的利益,沒有過錯,錯就錯在沒有掌握好尺度。

可是,大家都知道,這個尺度怎麼掌握啊?怎麼叫適度,怎麼就過度了?所以,每當面對誘惑、慾望升起的時候,由於內心這個「性是人的本能,不該違背」的觀念,就不去管什麼度了,就會自己勸自己「不過就這一次,不會有什麼傷害的」「都已經堅持三天了,三天一次對於年輕人是正常的」「已經連着幾天了啊,今天可不能再繼續了吧?算了,都連着那麼多天了,也不在乎再多一天。就今天最後一次,明天開始修養。」……這些話想必大家都不陌生,估計很多人都是如此,與我一樣,屢敗屢戒,屢戒屢敗,周而復始,搞得自己對自己完全失去信心,極度痛恨自己,可痛恨歸痛恨,我依然做着那個被自己痛恨的我,不曾改變過。

直到有一天,一個很久未曾聯繫了的朋友打來了電話,從那天起,我的人生出現了轉折,那個被我自己痛恨至極的我,得到了改變。

那天,我因為牙疼,躺在床上哼哼,這時,一個很久不曾聯繫的佛友打來電話,約我去放生。我因為牙疼不想去,他卻告訴我說,牙疼好啊,牙疼剛好放生,等放完了牙就不疼了。我無可奈何,他這麼說我怎好推脫。再來,我也實在疼得要命,這個佛友多時不聯繫了,今天突然打電話來,是不是真的佛菩薩派來,要救我於水火之中呢?於是,抱着試試看的態度跟他去了。

看到這裡,大家是不是認為神奇的一幕即將出現了?

呵呵,抱歉的很。我寫的是經歷,不是小說。所以,事情的發展要讓大家失望了,戲劇性的一幕沒有出現,放生過後,我依然牙疼。

但是,雖然沒像他所說那樣,放生過後牙就不疼了,可我卻因此戒掉了邪淫。

為了把事情講清楚,我想先說說我這位朋友。那位朋友和我曾經是同事,認識之後,得知他信佛,於是就問了幾個關於宇宙哲學的問題,想看看佛法能不能解答我一直想不通的問題(我那時常對宇宙有沒有邊際,時間是從哪一點開始,到什麼時候終結之類的問題感興趣)。他的回答其實並沒有解決我的疑惑,好像他回答我的都是些和我問題不相干的話。

但他口才很好,一直說個不停,我雖然對他所說的那些不感興趣,但也不能裝聾作啞,無視他的存在。於是就配合著他,時不時問些佛法上的問題。從那天起,他可能是認為我對佛法感興趣,就時常來找我聊佛法,並帶我去放生。

我雖不信佛,但卻也認為放生是救命,是做善事,所以也就很歡喜的隨他去放生。他每次放生手筆都很大,一次好幾百甚至上千。而我是因為親戚的關係,才進到他們單位,不在編製之內,臨時幫忙的臨時工而已,根本沒什麼錢。看着他那麼大手筆的放生,我就算不心疼錢,想學他大筆大筆的往黃河裡扔錢(他跟我說過,好多人不理解他放生,笑話他是把錢往黃河裡扔)我也沒錢可扔,只能每次5元10元的隨喜。

就連這樣我都有些受不了了,他放的實在太頻繁了。雖然他說放多少根據自己的能力,不要勉強,不在於錢多少,重要的是心。但看着他那成百上千的放,我再少也得趕上他零頭的零頭吧?說實話,那時電話一響一看是他,我都怕了,他約我放生簡直成了我的負擔。尤其是在我後來換了工作之後,這種感覺就更深了。

其實,我後來的那份工作我是很滿意的。單位是當地的一家較為著名的國有企業,隸屬於中石油。工作穩定,並且工資獎金在當地來說也算是高的,真的是很多人想進都進不去的單位。說實話,我能作為子女工進廠真的算是幸運。我母親是這個單位的退休工人,在咱們國家,國有單位照顧職工子女就業是常有的事,可是,到我大學畢業,已經很多年沒再解決過子女就業問題了(說實話,剛畢業那時年輕氣勝,從沒想過要去父母的單位。後來清楚了打工創業的艱難,加之認識到自己身上缺少那種闖勁和能力,才想着回家鄉,守在父母跟前,找個穩定的工作,安穩過日子。可是這也只能是願望而已,如意的工作沒那麼好找,只能靠親戚的關係,在某個事業單位幫下零忙,省的在家裡閑待着做啃老族),何況我還不是剛畢業的應屆畢業生,以前從沒有過招往屆生的先例,而且從我這批過後到現在為止,也再沒召過往屆生,我們那批招工可算是前無古人後無來者。

按照那次招工規定,需要進行考試選拔,錄取成績排在前50名的子女。去報名的將近上千人,我本來沒報什麼希望,家裡人和我本來也都是想放棄的(當然還有一些別的原因,例如要求是招大專以上學歷的,而我大學貪玩,荒廢學業,只拿到了本科畢業證沒有拿到學位證,雖然這次招工啟事只說帶學歷證報名,但我還是擔心因這次招工被父母知道我沒有學位證的真相而不敢去。事實上,除了我們那次招工沒要求學位證,以後的招工都有要求,所以我還真是挺幸運的。還有戶口、人事檔案在外地沒遷回來,而國有單位不像私企,對這些肯定是有要求的,這諸多方面的原因讓我想過放棄報名)。後來社區人員打電話到家裡,通知報名快截止了,想報名要抓緊,別錯過機會。我媽的同事打聽到這次招工消息,也特意打來電話,勸我媽讓我抓緊去報名,說即使考不上也要去試一試。聽了我媽同事的勸說,我這才報了名,抱着試試看的想法,都沒有好好看書複習就去考試了,沒想到還真就考進前50名了,我父母的那些同事朋友都說我運氣好,他們的孩子老早就開始複習了,結果還是落選(好多人招工消息沒正式出來之前,就先打聽到消息了,花錢請人補習)。

我那位經常大手筆放生的朋友說,我這次能考上,是因為我放生而得來的福報。我聽了後也不置可否,畢竟這是無法證明的事,他說是就是吧,對我而言,是不是有什麼關係呢?我知道我運氣好,考上了,這就足夠了。

我雖然是換了更好的工作,可按照規定,進廠前要先培訓一年,培訓期間每月發的錢少的可憐(具體多少忘了,剛剛我查看以往的工資條,培訓期間的工資條找不到了,只找到進廠第一年實習期間的工資條,是每月800元,記憶中培訓期間好像比那還要少),那一年我不光在家裡吃住,還經常連家裡伸手要錢。大家也別見笑,要知道我那時還有抽煙的惡習,那點工資供我的煙錢都不夠,連家裡要錢也就不足為怪了。

就在我自己都養活不了自己的情況下,那位佛友還是時常來約我放生,雖然他也告訴我根據自己的情況來放,但我臉皮薄,再少也不能少過人家零頭的零頭吧?就是這樣,我雖挺喜歡放生,但也煩惱放生,去了負擔不起,不去又礙不過面子,可以說我是被他半逼着放了大概兩年左右的生,放了多少錢我也不知道。不但放生如此,就連我皈依佛門,起初也是礙於他的面子,被半逼着皈依了佛門。

記着好像是有次陪他去寺里,剛好那天寺里要舉行皈依,他就勸我也去皈依(具體情況我也模糊了,若是像我回憶的那樣,事前不知道要皈依,我應該不會帶着照片。而現在我看到皈依證上的照片,印章還在上面,說明不是後來貼上去的。5、6年前的事了,真是記不清了,就按我回憶的寫吧)。我雖不是很情願,但又不知道如何拒絕他。直接拒絕不可能,我拉不下那臉,我不可能告訴他,我之前陪他放生,陪他去寺里都是礙於他的面子,不是真心的。而且,我以前跟他說過學佛挺好的,現在真要我皈依三寶了,我如果拒絕,那不等於告訴他我之前說的是假話,是騙他的嗎?

你們可能不理解,不過我那時就是那樣,就是礙不過那面子。最後咬牙一想,反正信佛學佛是行善不是作惡,皈依就皈依吧,反正又沒壞處。就這樣,我拿到了皈依證,有了自己的法名,所以在一般人看來,我就是佛弟子了。

很多朋友曾問我什麼時候信佛的,我真的是說不好,我只能告訴他們,我06年皈依的。我自己心裏清楚,我那次的皈依,作為我個人來說,不過是徒有形式罷了。

再後來,由於多方面的原因,他約我放生沒有那麼頻繁了,以至於後來幾乎再沒有聯繫。

跟他沒有聯繫的這段很長的時間裏,我幾乎都已經忘了自己是曾經受過三皈依的三寶弟子,生活依舊還是老樣子,抽煙、喝酒、吃肉、邪淫、賭博、貪嗔痴、殺盜淫妄樣樣俱全。

直到那次我牙疼,我再次接到他約我去放生的電話。

雖然沒有像他所說,放生過後,我牙就不疼了。但總是因為這個電話,因為這次放生,讓我又續上了佛緣,想起了自己曾經佛前發願受過三皈,是佛氏門中三寶弟子。

好了,介紹完我和這位朋友認識的經歷,回到戒邪淫的正題。

白天放生回來後,我繼續牙疼,但也正因為自己的牙疼,讓我感受到很多事情不是自己原來想的那樣。

本來,我一直以為我的人生我自己完全能夠掌控,可是牙疼讓我改變了想法。我也許可以找牙醫治療,通過處理牙神經的方式治療牙疼,可是牙神經殺死就不能恢復了。如果找醫生治療牙疼,解決牙疼這件事還算在我的掌握之中的話,那恢復牙神經這件事就完全是我掌控不了的了。還有,如果我失去了我的手,或者腳,或者我身體的任何一個部分,我都會無法接受,可是我自己確沒能力讓它們再長出來,通過金錢、科技都沒有辦法讓它們恢復,這也是我無法掌控的。還有很多很多,我不得不承認,我的人生不是我所能掌控的了。

推翻了自己之前一直堅信的關於人生的看法,我突然對我的人生產生了很多困惑,我感慨我的人生我不能做主,可我又不甘於任命。任命?什麼是命?任命、算命、命中注定,這些都是我曾經嗤之以鼻的迷信,我以前從不信有什麼「命」,可我現在確實感受到了我無法掌控的東西?那就是命嗎?真是困惑啊。

由於白天的電話和放生經歷,讓我想起了我是皈依佛門的佛弟子,當我的這些困惑出現在我的腦海里時,我自然而然的想到要從佛法中尋求答案。

從那晚起,我開始在網上搜索跟佛法相關的內容。看了很多佛法的開示,也看了很多人親身的學佛感應故事,尤其看了念佛往生的視頻,我越來越認同佛法的正確性,越來越相信佛法的真實不虛,也相信了真的可以念佛往生西方極樂世界。

我信佛了,可我又不自覺的排斥它。為什麼?大家可能也猜到了,因為邪淫,因為邪淫我不敢信佛。

我如果要是信佛了學佛了,那就意味着我必須要和邪淫說再見。佛陀說了手淫是邪淫,佛陀說了邪淫是惡行,佛陀說了要戒邪淫。我如果要信佛學佛,我就要聽佛的話。可是,我就是不明白,手淫為什麼是邪淫?手淫沒有損害他人的利益啊?只不過是解決自己的本能而已。佛陀制定不邪淫的戒律豈不是違背人性的?

可是通過我前些日子對佛法的了解,我相信佛法是真實不虛的,我相信佛陀肯定是沒錯的。既然佛陀沒錯,那錯的一定是我,可我到底錯在哪裡?

突然,似乎「突然」這個詞不恰當,反正是在我一直問自己錯在哪裡,為什麼邪淫是惡行的時候,我找到答案了:貪!是的,我錯就錯在「貪」。手淫邪淫的本質就是貪,我因為貪那個快樂的感受我才去邪淫。因為貪是惡,所以貪引發的邪淫就是惡,因為邪淫是惡,所以我必須要戒。我終於找到了戒邪淫的理由。

我知道為什麼要戒邪淫了,我繼續問自己能不能戒掉邪淫。

我對自己說,之前我邪淫是因為貪戀那個快樂的感受,那我現在若是不要那個感受了會是怎樣?沒有了那個感受,對我又會有什麼影響?沒有了那個感受,我不還是現在的我嗎?我現在就沒有那個感受,我不一樣很快樂很自在嗎?我為什麼非要得到那個感受,得到了會讓我比現在更快樂更自在嗎?

不會,當然不會。那個感受我以前無數次得到過,可每次都只是一剎那的快感,隨即而來的只有空虛、自責、悔恨,邪淫沒有讓我更快樂,它只讓我嘗到了自己痛恨自己的感覺,自己痛恨自己,這感覺能稱得上快樂嗎?不但不快樂,這反而是最不快樂的感覺。

要說自在的感覺,那就更加未曾獲得過。不管是邪淫前、邪淫中,還是邪淫後,我都沒有感覺過自在。可我現在有了,在我扔掉了對邪淫的貪愛後,我體會到了自在的感覺。

呵呵,大家知道嗎?此時此刻,不,應該是那時那刻,在我回答完我對自己提出的問題之後,我的感覺別提有多輕鬆,別提有多自在了。就像是一座壓在我身上多年的大山,被我突然扔掉了的感覺。

我當時就肯定自己能夠戒掉邪淫了,不光是邪淫,煙、酒、肉我統統都能戒掉。事實也證明,從那天起,我一直再沒有邪淫。

不過我需要坦白的是,邪淫我雖然一直沒有犯,不過期間有過抽煙喝酒。那是因為同學聚會,礙於面子不好推脫,喝了酒。結果因為喝酒,自控力下降,也抽上了煙。所以,我勸所有戒邪淫的朋友,引以為鑒,千萬小心,最好能在戒邪淫的同時,也把酒戒掉。不然一但喝酒,很容易失去控制。堅持了N久,也許就因為你一次飲酒,就毀於一旦,到時候悔之晚矣。

我後來去寺里受了五戒,決心不再飲酒。在那以後,因為大家知道我受了戒,反而減少了很多麻煩,朋友和同事都不再強勸我喝酒了,這裡也要藉此機會,謝謝我的朋友和同事們對我的理解和支持。

本文轉載自新浪博客,版權歸原作者所有,原文鏈接

發表評論

電子郵件地址不會被公開。 必填項已用*標註

評論列表(1條)

  • 強叔
    強叔 2020-11-01 15:54

    請問一下正氣軟件怎麼進不去了一直顯示沒網

分享本頁
返回頂部